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盖昭华的博客

懂点历史,懂点文化,懂点摄影

 
 
 
 
 
 

海外 德国

 发消息  写留言

 
盖昭华,女,山东人。山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学士。法兰克福大学考古专业硕士。本博客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盖昭华所有,保留全部权利。谢绝任何形式的未授权转载,摘编,以及图片引用。多谢各媒体支持,欢迎认真合作。 约稿联系信箱: liupeng_0_0_0@sina.com。 另本博客不做免费广告,未经允许的广告留言一旦发现马上删除。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德国偏僻山村里的小酒馆

2018-6-9 2:32:06 阅读1285 评论1 92018/06 June9

早早的,预定旅店就打来电话,询问我们大概几点能到,我家去那里300多公里,中间还要去几个地方,时间不好估计,就说大概下午5点到6点之间吧。那是德国中部靠近伊尔梅瑙的一个小山村,我在booking上订旅店时,发现那里的旅店评价挺高还便宜。

小旅店在山村的最上面,我们到达时,已经晚上八点了,图林根山里冷的厉害,天蒙蒙的还下着小雨。我心想这小地方,老板等不到我们别走了吧。停车的时候有一遛狗的老头,一直笑眯眯的看着我们。下车后,他才对我们说,你们是订旅店的中国人吧?我们连连点头。老头就是那家旅店的老板,而打电话的老板娘已经等我们好久了。

老太太看年纪有七十多岁,带我们看了房间,又叮嘱我们各种事项,最后告知早餐七点半开始,到10点就结束。我们饥肠辘辘,询问这里哪有饭店---我们在村口看到一家饭店却是关门的,晚上7,8点钟不开业想必是永久不开业了。

老太太叹了口气,说如果你们早点来,本小店晚上会有手工做的图林根烤肠和土豆丸子配酸菜,但你们来的太晚了(晚上8点就太晚了,我估计应是老太太自己做的饭食,顺便给旅客做),饭食时间已过。在村子的下面,还有一家名为katz(猫)的小酒馆,现在还开着门,可去吃饭。

此村名为Stuetzerbach,人口有一千多,村子中有段主路名为歌德路,说是以前歌德云游图林根森林时曾走过。晚上八点多,这小村基本上是关门闭户,除了能听到山中泉水的声音,就没有其他声响了。

沿着村中的主路,一路向下很容易就找到了那家名为Katz的小酒馆。进门后就是一股热气腾腾的感觉(我们去时是初春),酒馆果然不大,尚有几桌

作者  | 2018-6-9 2:32:06 | 阅读(1285) |评论(1) | 阅读全文>>

?????????????

2018-2-1 3:47:17 阅读877 评论3 12018/02 Feb1

瑞士就一个字,贵。

在瑞士前后待了三天,吃饭基本都是瞎凑合。在因特拉肯几十公里外的地方好歹找到一家80欧一晚的旅店,当然不包早餐了。还好我们早有准备,在德国买了不少东西带着,这早餐的问题就解决了。中饭和晚饭,基本就是快餐加麦当劳,一个是瑞士物价太贵,10年前还是学生的时候,在巴塞尔实习,一块极小的披萨就花了4欧多,印象深刻;一个是这瑞士德语区的饭食也就那么回事,我在德国待了10几年,深知德国饭菜的厉害,留着肚子在意大利大快朵颐多好,那里的东西可是又便宜又好吃。

开车行至伯尔尼,天色尚早,不如下去溜达溜达。在伯尔尼老城旁边的山上,有个叫玫瑰园的地方,里面有个挺大的儿童游乐场,我们把车停到那里,大胖一看有滑梯,就跑去耍了起来。我则在那里欣赏起这个伯尔尼来。

在玫瑰园上可以看到整个伯尔尼老城的全貌。

这个老城,早在1983年就被认定为世界文化遗产(其中包括中间一个很有特色的钟楼,下面会提到),比故宫认定的还要早(1987年)。整个老城是建在阿勒河的大转弯处,一条长长的主道纵贯老城,主道的两侧极有特点,是一种拱廊式的步行街,行人可以在拱廊内行走,浏览两侧的商店,两侧拱廊的下面需走台阶才是主道,这个道路上有轨道街车,也走汽车,但逛商店的行人和机动车之间相互不打扰。

我们就沿长长的主道向老城内走去。远远的能看到伯尔尼的标志性建筑,一座名为Zytglogge的钟楼。

这个钟楼当然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了,上面有定时装置,一到整点就会响,上面的小人就会随着钟声动。我们经常会在欧洲的老城里看到类似的塔,其实它们最开始是

作者  | 2018-2-1 3:47:17 | 阅读(877) |评论(3) | 阅读全文>>

???????????????????????????

2018-1-19 20:13:01 阅读621 评论1 192018/01 Jan19

我搜狐博客网址http://gaizhaohua.blog.sohu.com/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作者  | 2018-1-19 20:13:01 | 阅读(621) |评论(1) | 阅读全文>>

?????????????

2018-1-19 6:20:27 阅读724 评论1 192018/01 Jan19

儿子从小跟我们上了不少欧洲的山峰,楚格峰,勃朗峰他都上去过。一岁多跟我们在列支敦士登周边的阿尔卑斯山里徒步,当然他那时候多数时间还在婴儿车里,估计也没啥记忆。去楚格峰时他在半山腰就睡着了,当时我们在山顶逗留半个多小时,他一直呼呼大睡。少女峰他应该是有点记忆,因在山顶的餐厅他吃了一顿“无比香甜”的饭---韩国方便面。

下图是在火车中隔着玻璃拍摄的,你就能想到这个地方有多么纯净了!

方便面这玩意在德国的亚洲超市有卖的,但我一直想不起来去买,儿子也就吃不到这东西。

瑞士这地儿,确实是好山好水好地方,然而如果长久的待在那里,我估计要好好琢磨琢磨。我前文说过冬季在瑞士走山路碰到大雪封山的事,期间遇到几位当地山民,问路的同时还聊过住在那里是否无聊(langweilig)的事,当然他们撇撇嘴,什么冬天滑雪夏天游泳啊啥的。关键是我从小最多滑滑旱冰,根本不懂滑雪为何物,我更关心哪个地方能买到我们山东的甜面酱。所有去异国他乡的人其实都面临类似的困境,就是他是否真的能适应当地的生活。

所以少女峰那地儿,我只会去一次,我们去那里是看风景的,人家则是去滑雪的,少女峰上有超级棒的滑雪场,风还不大,很多欧洲人会一次又一次的去,熟悉的运动场地人们是不会厌烦的,而风景却不是,看风景的人喜欢猎奇,熟悉的场景往往没有新鲜感了。

更重要的是,上一次少女峰实在是太贵了,从少女峰山下的因特拉肯去山顶的往返车票,一个人要小两千人民币。当然因为我们第一次去,又赶上冬季很难得的好天,拍摄了相当多纯净的照片,也值了。但如果让我第二次去,就有点类似经济学中说的边际效用,再一次的效用会降低到不值。

作者  | 2018-1-19 6:20:27 | 阅读(724) |评论(1) | 阅读全文>>

???????????????

2018-1-15 4:47:30 阅读559 评论3 152018/01 Jan15

下面这幅图片,拍摄于二十世纪初的Crespi d’Adda,这是一座由于纺织业而伴随兴建的城市。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工人们正在午休。在纺织厂的旁边,那一排排职工宿舍楼里,有一个改建的小咖啡馆,不愿回家的工人们,会在那里点杯咖啡坐下,享受着暖暖的阳光,由于人多,咖啡馆在门外还支起了几张桌子。照片里的左侧,为当时的职工子弟学校。

2017年年末,我们出米兰,在去威尼斯的高速路上拐了个弯,特意去这座著名的,19世纪末工业革命时期兴建的城镇。说来也很有意思,我们在那里转了好几个小时,除了偶尔缓慢驶过的汽车,就几乎见不到一个人。我回德国后整理图片,发现我拍摄的关于此城市的所有照片里,除了我和孩子,竟没有其他人。在我的记忆里,当时明明见到了几个人,还问过路的。

那天是上班的日子,可整个城镇一片死寂,我在那些原有的工人宿舍楼周围转,突然听到缓缓的音乐声,一间貌似小卖部的地方在营业。我推开门,发现里面是个类似酒吧的地方,一个中年女人在吧台里面,那个吧台中可以打啤酒也可以做咖啡,他们还卖一些杂货,小食品啥的。吧台外面有两个桌子,一张空着,另一张则有三个客人在那里饮酒。吧台内的女人看见我礼貌的一笑,没有说话。我四处看看,发现这个小卖部最里面还有几台破旧不堪的游戏机,显然已经没人再有兴趣尝试它了。在另一侧,我发现一些此城市的老照片,50欧分一张。我买了两张,孩子这时吵着要吃巧克力,那吧台里的妇女开心的看着他,并从里面拿出一大包巧克力糖给我,我误会了意思连忙摆手不要,没成想她直接塞到我的手里,竟是送给我们的!我头一次碰到这么大方的店家,买了一欧元的两张照片,附带送了一大包糖果。

作者  | 2018-1-15 4:47:30 | 阅读(559) |评论(3) | 阅读全文>>

????????????????

2018-1-15 4:46:33 阅读453 评论0 152018/01 Jan15

下面这幅图片,拍摄于二十世纪初的Crespi d’Adda,这是一座由于纺织业而伴随兴建的城市。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工人们正在午休。在纺织厂的旁边,那一排排职工宿舍楼里,有一个改建的小咖啡馆,不愿回家的工人们,会在那里点杯咖啡坐下,享受着暖暖的阳光,由于人多,咖啡馆在门外还支起了几张桌子。照片里的左侧,为当时的职工子弟学校。

2017年年末,我们出米兰,在去威尼斯的高速路上拐了个弯,特意去这座著名的,19世纪末工业革命时期兴建的城镇。说来也很有意思,我们在那里转了好几个小时,除了偶尔缓慢驶过的汽车,就几乎见不到一个人。我回德国后整理图片,发现我拍摄的关于此城市的所有照片里,除了我和孩子,竟没有其他人。在我的记忆里,当时明明见到了几个人,还问过路的。

那天是上班的日子,可整个城镇一片死寂,我在那些原有的工人宿舍楼周围转,突然听到缓缓的音乐声,一间貌似小卖部的地方在营业。我推开门,发现里面是个类似酒吧的地方,一个中年女人在吧台里面,那个吧台中可以打啤酒也可以做咖啡,他们还卖一些杂货,小食品啥的。吧台外面有两个桌子,一张空着,另一张则有三个客人在那里饮酒。吧台内的女人看见我礼貌的一笑,没有说话。我四处看看,发现这个小卖部最里面还有几台破旧不堪的游戏机,显然已经没人再有兴趣尝试它了。在另一侧,我发现一些此城市的老照片,50欧分一张。我买了两张,孩子这时吵着要吃巧克力,那吧台里的妇女开心的看着他,并从里面拿出一大包巧克力糖给我,我误会了意思连忙摆手不要,没成想她直接塞到我的手里,竟是送给我们的!我头一次碰到这么大方的店家,买了一欧元的两张照片,附带送了一大包糖果。

作者  | 2018-1-15 4:46:33 | 阅读(45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比萨停车场的塞内加尔人

2018-1-7 6:40:37 阅读792 评论3 72018/01 Jan7

比萨城,停车场里,三五成群的黑人在那里。我找个位置停了下来,一打开车门,一黑人立马走了过来,他手提一大塑料袋,似笑非笑的对我说,Ticket?手则指向另一个方向。我尴尬的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 

我身后的黑人哥们,每人提一破旧塑料袋,里面装有小包的纸巾等物。

一堆黑人聚在停车场内,主动和停车人搭讪,这种情况我在德国从未见到。他们手里拎的塑料袋内有纸巾等物,一看就是兜售小东西的,但这种做买卖的策略实在太差,因为这种阵势很难让人去买。我当然不会理他们,独自跑到一侧的自动售票机上去买停车票。

意大利这种公共停车场和德国类似,都是停车后自己去买票,想买几个小时就交几个小时的钱,买完后出一张小票,把这张小票放入车内前挡风玻璃前就行了。公共停车场会不定期出现查票员,一旦发现你的车内未有小票或小票已经过了时间,立马会给出高额罚单。

我正在售票机前研究,谁知最开始搭讪的黑哥们不知啥时候也凑了过来,用法语告诉我要先投钱,屏幕就会显示可以停多长时间,我当然知道要先投钱,他的这种过分帮助显然是要小费的。此售票机不收纸币,我硬币又不够,只能插卡付账,结果上来不知按了哪个按钮,一下显示出50欧的价格,吓了我一大跳。

黑人哥们连忙说不要再按,退出后再进,实际在售票机上如不按validita(意大利语,类似于英语的validity),这是个绿色的按钮,就不会收款。我就重新操作,最后购买成功,黑哥们见我操作完后冲我嘿嘿乐,又忙不迭的告诉我比萨斜塔的方向,应该那么走,在哪里拐弯。。。我从钱包拿出一欧元给他,终止了他的絮叨。说实话他在

作者  | 2018-1-7 6:40:37 | 阅读(792) |评论(3) | 阅读全文>>

法国小城里的千年英法恩怨

2017-11-10 5:08:57 阅读745 评论0 102017/11 Nov10

下面的图片,拍摄于1944年刚刚解放后的法国城市巴约,它是盟军诺曼底登陆后第一座被解放的城市。照片中散步的,多为英军士兵,他们散步的街道,如今依然没有什么变化,你还会在下面的图片中看到现在此街道的样子。

这座法国大西洋沿岸城市,如果你不是太了解英国史,可能会一走而过不再停留,虽然她保留了很多古代建筑,有些韵味的街道,但西部欧洲这样的城市太多了,没有什么过于独特之处。但如果你稍微了解点这里的历史,就会被吸引,英法千年的恩怨,在小城巴约很好的体现了出来。

故事要从巴约城外的英军(英联邦)二战公墓开始说起,因二战诺曼底登陆死了很多人,所以在这一带会看到无数的盟军乃至德军公墓,这一点不奇怪。在此英军公墓对面有一座纪念碑,是用来纪念一千多名未找到遗骸的死亡英军士兵的,纪念碑上的拉丁文很有意思,翻译出来大体为,“曾经被威廉征服的我们,现在解放了征服者的国家。”这是一句听起来有些拗口的话,更何况还是用拉丁文所写,如今没有多少人会注意,但如果你看懂了,就会激灵一下,横跨千年,历史还会这么的反转。。。

公元1066年,英王爱德华逝世,因他膝下无子,位子落入外戚哈罗德之手(哈罗德为爱德华妻子之兄),史称哈罗德二世。据说,爱德华病榻之上亲口把王位传给了他。但这种说法很难让人信服,挪威国王哈拉尔与诺曼底公爵威廉均以各种理由提出要继承英国的王位。率先出兵的是哈拉尔,在英国斯坦福桥一场大战,哈拉尔战死,但哈罗德二世率领的英军也遭重创。接下来威廉统帅六万大军在英国登陆,与疲惫的英军交战,最终英军全线溃败,国王哈罗德二世战死,诺曼底威廉开始统治英国。这就是英国史上极其重要的事件,史称诺曼征服。

作者  | 2017-11-10 5:08:57 | 阅读(745) |评论(0) | 阅读全文>>

Riquewihr的清晨

2017-11-1 4:08:00 阅读703 评论5 12017/11 Nov1

我极幸运,在去科尔马的途中,路过这么一座梦幻的小镇,那时天色已晚,我们索性找个小店住下,第二天一早起来攀登周围山上的城堡。

Riquewihr是法国阿尔萨斯山谷里的一座小城,她的周围都是和缓的山。这里的居民,多在周围的山上种植葡萄,靠酿制葡萄酒生活。古代这里相当富裕,为抵御外敌入侵,除了在镇子周边建有城墙,四周山上也有不少碉堡,用以观察远方的情况。当然了,如今这里的居民靠旅游得来的收入,要远高于贩卖葡萄酒了。

Riquewihr这个名字是法语,现在猛的一看根本看不懂是啥意思,实际Rique就是Richo,是古代一法兰克人的姓氏,这地方古代有一姓Rique的大院子,有房屋有地那种,罗马时代称这种住宅为Villa,当然现在Villa指别墅了。Rique的Villa,人们当时就这么叫这个地方。时间长了外加口音,就成了Riquewihr。说白了,就类似与咱们中国的张庄,李庄,是一个意思。

这个镇子历经千年,由于其僻静的位置躲过多次战乱,房屋多保持几百年前的形状,热兵器时代来临后,城墙失去用处,很多住家依托城墙建起房屋,我下面的街道实际就是曾经城墙的一部分。城墙的两边,均建有房屋。

当清晨的薄雾散去之后,我们走出镇外,那是一片连绵不断的葡萄园,沿着山一望无际,在山顶上我们能看到城堡。我们盘算着,是不是要去城堡那里,时间够不够用,因为那旅店10点钟就要退房,我们也不可能再在这里待一天。最后还是决定不冒险去了。大胖对葡萄架子上的葡萄很敢兴趣,当然葡萄也熟透了,我摘了几颗,极酸,这酿葡萄酒的葡萄不好吃。

Riquewihr的几幅图。

作者  | 2017-11-1 4:08:00 | 阅读(703) |评论(5) | 阅读全文>>

一座反差极为强烈纳粹集中营

2017-10-24 4:26:43 阅读718 评论3 242017/10 Oct24

下面这幅珍贵的照片,拍摄于Volary(现属捷克境内),反映的是1945年美军占领该地后,强迫当地的德国居民从一群惨不忍睹的尸体前走过。这些被拍成一排的,已经瘦的像鬼一样的尸体,死亡之前本来在附近的集中营内,由于盟军的逼近,纳粹强迫他们离开集中营向德国本土步行前进,大量的人在路途中遇难。这样的死亡行进其实本来就是纳粹的阴谋,实际就是让他们死在途中。多说一句,如果二战后的美军也让日本老百姓看看日本法西斯在中国做的事,估计他们会反省的深刻一些。

法国孚日山脉里的natzweiler纳粹集中营之前写过一篇,没写完,今天接着写。

二战之初,纳粹占领法国之后,在孚日山脉里发现了相当漂亮,质地优良的红色花岗岩石,我以前曾专门谈到纳粹时期修建了很多宏伟的建筑(如今不少建筑还在,比如柏林的1936年奥利匹克体育馆,纽伦堡的纳粹阅兵场),很多建筑需要这种花岗岩。开采矿石的这种繁重工作当然就交给犯人来做,这是natzweiler集中营最开始建立的原因。

然而这些有劳动能力的犯人---犹太人,同性恋者,持不同政见者,以及后来的苏联战俘仅仅是工具,他们既需为纳粹开采矿石,又需供医生做人体试验,基本上,进入集中营后就是劳动一直到死亡,没有释放的可能。为震慑大家,纳粹在此集中营的最前部小广场上设有一绞刑架,据生还下来的人回忆,这个绞刑架几乎每一个月会绞死一人,杀人时全员需集合观看。绞刑架下的木凳设计很独特,当犯人套上绳子后,下面的木板徐徐放下,速度非常缓慢,犯人会挣扎好久才会死去。

该集中营里目前依然保留有当时医生做人体实验的房屋,其中反差对比之强烈很让人错愕。这是一栋连体简易房屋,在整个集中营的最下方。

作者  | 2017-10-24 4:26:43 | 阅读(718) |评论(3) | 阅读全文>>

科尔马的色彩

2017-10-23 4:01:28 阅读599 评论3 232017/10 Oct23

去科尔马,无论从哪个方向,都要经过无数的转盘路,如果你够幸运,会看到一个转盘的中心伫立着一座胜利女神像,这座美国胜利女神像的复制品,是用以纪念她的原作者,他来自科尔马。在路上,看到的自由女神像。

在科尔马,我们遇到几位来自中国南方的旅行者,他们流连于那里的鱼市码头,迟迟不愿离开。我们闲聊,得知他们在国内曾看过一张那里晚上的照片,异常的美丽,所以就准备一直在附近待着,等到晚上路灯亮了,再拍张照片,他们明天就要离开欧洲回国了,晚上还要再驱车赶去法兰克福,他们也知道,可能这一去,不知什么时候还会在来了。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科尔马都是美丽的,无论是人声鼎沸的街道还是极为僻静的角落。这个城市有意思的是,当你在接踵摩肩的集市中稍微一拐,就发现来到一个没人的胡同,两旁奇形怪状没什么规则的房屋让你充满好奇,这房子住过些什么人,是怎么建成这样的。

上图的街道名为Rue des Tanneurs(制革街),房屋明显是经过多次加盖的,至少有个二三百年历史了,在那个年代,科尔马还是个制革中心,工匠们把兽皮拿出来晾晒,就在这条街上。这里的房屋框架都是木头,我还在一户人家里参观,进去就是各种木头支撑的顶棚,门梁。毫无疑问,这些房屋每年要投入巨资进行维护。

科尔马的房屋。

这座城市几乎到处都是鲜花,我搞不清楚是否是因为我来的季节,10月初是鲜花盛开的季节?按理说夏天才更是吧。科尔马好像把所有能种花的地方都种上了,桥上,窗台上,甚至是路灯杆上也挂上花盆。本来这座城市的木架结构房子就是五颜六色,再加上鲜花,色彩实在太过缤纷,这样的色彩很容易让我记忆恍惚,仿佛到了巴塞罗那。

作者  | 2017-10-23 4:01:28 | 阅读(599) |评论(3) | 阅读全文>>

法国乡下的农贸店

2017-10-16 3:29:06 阅读1614 评论2 162017/10 Oct16

土路的尽头有一山丘,山丘之上有一小村子。我想,在那山丘之上看这一望无际的葡萄园,肯定是个绝佳的位置。

法国乡下,很多的村子里都保留有相当古老的东西,我几年前香槟大区的农村,还看到过很多取自河水的洗衣房,现在这些洗衣房早就弃之不用,但房屋,引水的水槽都保留着,估计都已经成了文物,在阿尔萨斯地区也是如此。当然,法国北部相当萧条,很多房屋破旧不堪,人口流失也严重,阿尔萨斯则不同,我每每经过一个村子,就能看到家家花团锦簇,房屋也漂亮。我去的时候是十月初,不少地方因为在葡萄酒之路上,人声鼎沸,我不是太愿意凑热闹,就驾车随着小路走,说不定就能看到新鲜事。

前文说的山丘上的小村,村子中央保留的泉水和两个石质的马槽,显然,在那个年代,经过的牛马是可以在这里饮水的。

这村子没啥人,村路一侧则画着车位,没有payant的标记,可以随便停车。我们下的车来在村里转,偶尔过来一人会笑着跟你说bonjour,区分德国和法国人很容易,就看他见你说的第一句话,说法语的肯定是bonjour,说德语则说hallo。这德法两国语言有意思的事情特别多,我以前写过不少,今天接着写点。

从这个小村边上,居高临下能拍到大片的葡萄园,我们还看到一标着pomme招牌的店铺。德国人管炸薯条叫Pommes,我们看到那招牌顿感腹中饥饿,也到了饭点儿了,就直奔那里。

到了店铺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饭店,而是当地一农贸店,里面是大筐的苹果,而且分门别类,有富士,Gala,等等种类相当多。红富士我最爱吃,而且价格相当便宜,1公斤1.1欧元,就是四五块人民币一斤,旁边有品尝的地方,我各种苹果都是试了试,也可能是饿啦都那么好吃,于是就这个10斤那个10斤开始买了。

作者  | 2017-10-16 3:29:06 | 阅读(1614) |评论(2) | 阅读全文>>

孚日山脉中的两栋神秘房屋

2017-10-13 1:20:01 阅读550 评论2 132017/10 Oct13

法国,孚日山脉南段,我们走走停停,每每看到美丽的景色,就停下车子出去拍照。直到汽车开始爬坡,弯道越来越多,我们就开始专心一致的开车了。

这是一条寂静的山中公路,两旁是大片的森林,那天山上有雾,我小心翼翼的开着车,不知不觉路过两栋房屋,因为开的慢就有时间留意了一下,我感到有点奇怪,这房屋四周明显有被打理过的痕迹,围着的冬青树已经长得很高,但修建的很整齐,奇怪的是房屋却破旧,墙面上模糊印有什么字,屋顶上的烟囱已经锈的不成样子,我这个人一向对人去楼空的房屋感兴趣,这有点类似猎奇的心理,当年我去东欧转,有时能看到整村整村的空置房屋,房屋里的门框上,还留有父亲为孩子量身高时画的杠杠,那里在几十年前也曾欢闹过。

我开出去没多远,好奇心就上来了,心想这荒凉的山里两栋房屋是干啥用的,过去看看,于是调转车头停到路边。下车先奔那漂亮的房屋。

大门口隐约能看到“restaurant”,“bar” 的痕迹,这个特别明显曾经是一个餐馆。我从窗户往里看,里面都是木头的精装修,可惜是空空如也,灰尘厚厚的盖在上面,房后有些墙体出现裂缝,很明显这个餐馆已经空置好多年了。可能这时候会有人要问,为何在如此荒凉的地带会建个餐馆呢?答案在另一栋房屋里就会揭晓。

另一栋房屋在马路斜对面,略显简陋,房屋门口法语写着chambre a gaz吓了我一跳,这是毒气室的意思。右边则分别用法,德,英三种文字写着开放,我索性推门进去,又吓了一跳,正对大门竟坐着一老人在写什么东西,房屋内虽干净却什么也没有还很破旧。老人见有人来,冲我点头微笑,我一下恍然大悟,此为一纳粹时期,德国人修建的毒气室,老人则是看门的。

作者  | 2017-10-13 1:20:01 | 阅读(550) |评论(2) | 阅读全文>>

德国唯一在国外的飞地

2017-10-10 3:48:42 阅读642 评论2 102017/10 Oct10

 在继续阿尔萨斯地区的文章之前,本文写点别的,因这个公众号毕竟叫游遍德国,德国的文章还是应该常写才是。

上图是在瑞士境内的德国领土Buesingen,照片中两部电话亭,一部是瑞士安装,一部则是德国安装。

这个小城Buesingen当然不是啥旅游景点了,但我估计很多人都会路过,因它旁边挨着瑞士Schaffhausen州的州首府,欧洲流量最大的瀑布就在那里,多数人跑这里来都是看瀑布的,我当然也不例外。

下面先放一幅地图,大家就能很清楚的看明白这个Buesingen的位置,实际它四周均被瑞士包围,实属德国一外飞地。但凡出现这样的领土,必然有独特的历史,到底德国这块领土是怎么形成的呢,我简单说一说。大家知道,中世纪欧洲日耳曼人统治的区域,都是一个个的封建城邦。德国,瑞士,奥地利等国境内历史上都是。1501年Schaffhausen作为一个城市加入了旧瑞士邦联,但注意,这时加入瑞士邦联的,仅是Schaffhausen这个城市,并不是一个州(这个州其实是后来逐渐演变形成的)。此城市周边的村镇,还依然归强大的哈布斯堡王朝下属的贵族管辖。古代贵族统治的领土可以继承当然也可以变卖,17世纪之后,Schaffhausen逐渐开始从哈布斯堡贵族手里买下了周边村镇的管辖权,如果按正常的历史发展轨迹,这个Buesingen会成为Schaffhausen州的一部分而不可能成为德国的领土,只不过这时出现了一个意外事件。

小镇Buesingen的领主Eberhard(注意这时依然归属哈布斯堡王朝),因宗教信仰冲突(至于啥宗教冲突,我阅读的Geschichte

作者  | 2017-10-10 3:48:42 | 阅读(642) |评论(2) | 阅读全文>>

在法国小镇上吃个饭费大劲了

2017-10-8 3:46:11 阅读735 评论3 82017/10 Oct8

上文说道,如果去法国游玩,不到他们的小餐馆吃个饭真就是差点意思,别说法国的小餐馆了,就是法国小店里卖的三明治,也极有特色值得一尝。你不要看法国和德国都吃奶酪和面包,法国的奶酪就格外的臭,吃起来就格外的香,长棍面包特有嚼头,更不要说法国的萨拉米生肉熏制的肠子。

在阿尔萨斯附近有一特漂亮的小镇名为Eguisheim,我租的房子就在镇边上。法国有个专门测评最美小镇的机构,在上莱茵省被评上的,就有这个Eguisheim。该小镇的特色之处是房屋一圈一圈的建,有这么三四圈,都围绕着中心的教堂。去里面转时,只需转着圈走就行,没多久就会到原点,完全不用担心迷路。此小镇绝对是一旅游胜地,每天游人如织,我去的时候还赶上周日,人就更多了。

在这个镇子上晃了半日,到最后天就黑了,肚子开始咕咕叫,我见镇子中心有不少饭店,就信步走进一家,一进门就闻到淡淡的臭脚味道(这里要说明一下,但凡出现这种情况的多是好饭店,这臭脚味其实是奶酪发出的,德国人形容脚臭还有个词叫kaesefuss(奶酪脚),就说明奶酪真要散发出味道来就和臭脚味差不多),我当时就断定此饭店错不了。

这个饭店很像中世纪的客栈。

还有要说明的是,去西欧来旅游,吃馆子基本不用担心被宰,至少我从未被宰过,不管是多么著名的风景区里,饭店价格都很正常,我们当时两个人加孩子,总共花费35欧,其实是很实惠的价格。

法国的前餐极有特色,可以点不同的salami肠类,也可点搭配面包的沙拉,这个搭配的面包上会覆盖一片熏肉片再加融化了的奶酪,此餐端上来以后满桌子臭脚丫味道,真是相当奇特的经历,当然口味则相当棒。

作者  | 2017-10-8 3:46:11 | 阅读(735) |评论(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