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盖昭华的博客

懂点历史,懂点文化,懂点摄影

 
 
 
 
 
 

海外 德国

 发消息  写留言

 
盖昭华,女,山东人。山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学士。法兰克福大学考古专业硕士。本博客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盖昭华所有,保留全部权利。谢绝任何形式的未授权转载,摘编,以及图片引用。多谢各媒体支持,欢迎认真合作。 约稿联系信箱: liupeng_0_0_0@sina.com。 另本博客不做免费广告,未经允许的广告留言一旦发现马上删除。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法国第一座摩天大楼的今天

2017-5-25 5:03:17 阅读1205 评论3 252017/05 May25

法国,亚眠,在她老城区的一角有座非常突兀的高楼,它与周围的建筑相比是那么的不协调,这栋高楼是干什么用的?

上图的高楼名为Tour Perret,是1952年修建完成的,是法国第一栋摩天大楼(法语 Gratte-ciel)。

亚眠的初春,寂静,荒凉,又有些破败。下午两点,老城区的街道上鲜有人在,我们在里面散步,看到街两旁的商店几乎都关着门,有的干脆处于停业的状态。在亚眠大教堂边上,偶尔会出现几个满脸胡子的男人,哆哆嗦嗦的用法语问你要零钱,这种情况我一概不回答,急急的走开。法国的乞讨者和德国一样,不管什么语言都能说几句,只要你跟他说话,他就能接上茬。

这是一座以教堂而出名的城市,亚眠主教教堂,是全法国最大的。相当多知名教堂是以她为蓝本或借鉴她而建造,比如科隆的大教堂。她早在1981年就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可见地位相当之高。

但即便是我参观教堂的时候,也很少看到游客,教堂旁边的大广场上,有一纪念品商店,是唯一还开着门的地方。

我当时极其纳闷,怎么这个地方连个开门的餐馆都没有?顺着大教堂的广场的方向,我发现人渐渐多了起来,貌似是一条步行街。两旁出现了一些欧洲知名的品牌店,哦,这想必就是亚眠的购物街了。见下图。在这条购物街上,我发现了一麦当劳,就带着孩子一起吃了一顿。

整个城市看的我昏昏欲睡,乏味又无聊,吃了饭后更是感到困倦,于是就准备收拾行囊离开了,就在这时候,我看到了不远处的那座有些破旧的高楼,很奇怪,在这种老城里,为何会出现这样一座孤零零的高层建筑呢?于是就顺着那高楼的方向去。

这座高

作者  | 2017-5-25 5:03:17 | 阅读(1205) |评论(3) | 阅读全文>>

克鲁姆洛夫的叙利亚兄弟  

2017-5-19 5:49:15 阅读2121 评论6 192017/05 May19

“你好,我没有克朗,不知能否用欧元结账?”

“没问题。”他麻利的按着计算器,“一个Doener,一个Lahmacun,两听土耳其芒果汁,一共10.2欧元,”他把计算器上的数字给我看。

我递给他十五欧元。他费劲的翻找着,今日这小店的生意想必不是太好,用欧元结账的不多。

“哦,兄弟,”我鼓足了勇气,“你不用找了,就这样吧。”

他有点吃惊,估计在这个快餐店里,没有一次给这么多小费的。他显然是想说些什么感激的话,可又什么也说不出口,“你要不要点沙拉?或者辣椒小菜?这土耳其法腌制的辣椒很可口!”他麻利的往我的盘子里夹着沙拉,眼睛里多少有些闪光。

到达捷克的克鲁姆洛夫时,是下午三点钟,天一直下着雨。我们找到老城边所订的旅店,check in后就出来找地方吃饭。克鲁姆洛夫是个被小河环绕的小城,小城的外围因没有太多游客光顾,所以房屋街道多破败,露出东欧的一丝痕迹。在这样的街道上有一doener店。这种土耳其人在德国发明的东西,一经推出就风靡全德国,以至于德国周边的国家也纷纷出现类似的东西。实际上doener在土耳其语中原意指旋转而非肉夹馍,因土耳其烤肉是在一不停旋转的,竖制的电炉上烤的,所以土耳其人把这种肉夹馍就叫成了doener。就有土耳其人名为doener,这时你如果把这个单词理解成肉夹馍就贻笑大方。

下图是该肉夹馍店做的doener,味道非常不错,而此店的老板是叙利亚人。

我们饥肠辘辘,知道doener是既解饿又好吃的东西,就进了小店。

我是叙利亚人。

这个doe

作者  | 2017-5-19 5:49:15 | 阅读(2121) |评论(6) |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4日

2017-5-15 5:24:41 阅读377 评论3 152017/05 May15

我们从帕骚驾车去奥地利的hallstatt,沿途经过连绵不断的山谷。奥地利西段基本在阿尔卑斯山脉里,期间分布大大小小,高山雪水融化而形成的湖泊,奥地利人环境保护做的相当好,在这些湖周围几乎都是度假胜地。

驾车进入奥地利有两件事首先要做,一个是要在加油站买张高速公路票,奥地利的高速公路是收费的,10天票在8欧元多,买好票后贴到前挡风玻璃上,第二件事是可以加个油,奥地利的汽油和柴油都比德国便宜,不加油很亏,值得一提的是她的邻国捷克油却不便宜,而且捷克的高速公路票竟然比奥地利贵,要知两国老百姓生活水平还是差距很大,至于捷克的事,以后在谈,今天先说奥地利。

奥地利西部的公路,高速除外,一级路的双向车道相当多都是一车道,然而时速却不低,经常能跑到90公里每小时,公路穿行路过小城镇,往往限速80,这与德国进入城镇默认限速50区别很大。而奥地利经常性的下雨,公路上的上下坡不少,加上又是一车道,如果不熟就比较容易出事故。我去时是四月底,德国天气特好,20度左右,进入奥地利竟然下起大雨,后来就变成大雪,驾车艰难可想而知,所以去奥地利如果是自驾,尽量在夏天去,我想冬天可能更危险。

奥地利西部腹地有一小镇名为hallstatt,古代以盐矿出名。她的盐道和附近阿尔卑斯山上的岩石都被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所收录。当然,我们中国人去那里,是去看小镇和湖泊的,我至今也叫不出这个湖的名字,当时有奥地利人告诉我过,但马上就忘了。实际上一路走来,这样的湖泊在奥地利数不胜数,根本不稀奇。从自然风景的角度,就为了去这个小镇而舟车劳顿,感觉不是太值,另外当然就是此地的旅店不便宜,如果不提早预订,200欧元一晚上都是很正常的价格。

作者  | 2017-5-15 5:24:41 | 阅读(377) |评论(3) | 阅读全文>>

说说徐晓冬KO雷公太极这件事

2017-5-13 4:37:03 阅读1725 评论2 132017/05 May13

所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很多事,光说不行,出来比比就什么都清楚了。

38岁的MMA业余拳手徐晓冬和一练太极的大师42岁雷雷约架,10秒就把对方KO了,这个视频我在网上看到,当时的第一反应应该和不少人一样,喝进嘴里的水差点喷出来,过程真的很可乐。后来事情的发展有点严重,先是几个练太极的堵这个徐,后来不少大师要与徐晓冬比武,陈氏太极的王占海派了徒弟要与之比武。王志安先后采访约架的两个当事人,锵锵三人行节目连做几期节目分别采访徐晓冬和王占海,这些节目我都看了。自我感觉事情的发展很可能不了了之,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根本不可能与徐晓冬打,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打肯定是被KO的命,王占海在锵锵三人行中举了个例子,说不是哪个想和马云做生意的,都能做,意思是他是大师,哪能随便打呢?

太极大师闫芳稍一用力,就把徒弟们推的东倒西歪,记者上去一试,闫芳就没法推动了,按她的说法是记者没有练过,没有理解太极的精髓。雷雷跟王志安说,之所以输是因为没用内力,如果用了徐晓冬可能就完了,实际他是手下留情了,煮熟的鸭子就剩下嘴硬,王占海被窦文涛问的王顾左右而言他,一会是规则,一会是文化,到底用太极能不能打,为何拍个练散打的徒弟去出战?更神的是一山东太极拳师,隔空打人,把几个距离几米远的徒弟打的东倒西歪,这些事一下让我想起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

小蚂蚁啊爬呀爬,碰上个大豆芽。

这句儿歌,估计当年跟着张香玉练宇宙功的人,都熟悉吧?还记得你在大厅里跟着大师一起手舞足蹈的情形吗?

那是个气功热盛行的年代,在那个年代过来的人,估计不少都接触过练气功的亲戚,朋友,大

作者  | 2017-5-13 4:37:03 | 阅读(1725) |评论(2) | 阅读全文>>

一位成为法国元帅的德国人

2017-5-1 6:14:12 阅读1084 评论5 12017/05 May1

当我领着儿子在这座德国南部边陲城市行走的时候,雄壮的马赛曲突然响起,我听得热血沸腾,恍如隔世。本文将介绍欧洲光辉历史岁月中的一位著名人物,而此人却不为中国人熟悉。

Cham,德国巴伐利亚南部靠近捷克的小城,我们去捷克时路过,当时人困马乏,停车歇脚。小城中心广场上有家烤肉店,我正准备上去买点东西填饱肚子,这时马赛曲响起,激昂的音乐让我乏意全无,这是多么美妙的音乐,以至于我回到家后,连续又听了十多遍。实际上在Cham,每天老市政厅要播放两遍马赛曲,中午一遍是法语的,下午5点多则播放一遍用巴伐利亚方言歌唱的。为何这个德国小城要一直播放法国国歌呢?

在那段光辉岁月里。

中世纪的欧洲,专制,束缚,阴暗,基本可以用一无是处来形容,是法国大革命改变了这一切。把这场革命上升到任何角度都没有问题。在这场革命里,欧洲涌现了无数英雄豪杰,他们因为赞同法国大革命的理念,怀揣革命的理想加入法国阵营,来和欧洲强大的封建阵营战斗。本文介绍的,就是一个出生在德国小城Cham的德国人,最终加入法军并成为法国元帅的传奇人物。

Nikolaus von luckner出生在Cham,从他年轻时就一直是打仗状态,因认同法国大革命的理念,加入法军。luckner带领革命的莱茵军团东征西战,立下赫赫战功,1791年被晋升法国元帅。大家知道法国国歌名为马赛曲,是法国人李尔创作的,而大家可能并不知道的是,此歌最开始名称并非叫马赛曲,而是莱茵军战歌。在1792年的时候,luckner作为莱茵军的统帅正驻扎在斯特拉斯堡。就在此时,法国向奥地利宣战,为鼓舞士兵士气,李尔特创作

作者  | 2017-5-1 6:14:12 | 阅读(1084) |评论(5) | 阅读全文>>

魔幻,在Eltz城堡

2017-4-8 4:42:32 阅读1075 评论4 82017/04 Apr8

在德国,几乎所有的老百姓都知道Eltz城堡,因它曾出现在西德500马克纸币上。然而,真正去过这个城堡的人却不多,为什么?因为直到现在,此城堡也没有公共汽车到达,更别提铁路了。从城堡在崇山峻岭之中,最近的小村子也在几公里之外。

“大城堡”这三个字,是儿子首先学会的单词之一,但他尚搞不清楚城堡和教堂的区别,城堡和教堂加起来在德国到处都是,教堂打钟的时候,儿子就默默记下来了。以后每每经过城堡或教堂的时候,儿子就喊“大城堡”,再配音“叮咚”。

我们在莱茵兰州沿着莫泽尔河边公路行进,一边是绵延不断的山脉,城堡无数,一边是美丽的莫泽尔河。此地是德国最佳度假地之一,不次于南部的阿尔卑斯山。我多年前曾对莱茵河谷地的城堡感兴趣,花一个夏天几乎把谷地中的城堡都看了一遍,全是徒步,一直到科布伦茨。现如今年纪大了,再翻山越岭就很吃力,看着那些莫泽尔河畔的城堡,却再也不像之前那么冲动。别忘了,今天我们的目标,是看那隐藏在山中的终极大城堡啊,哪能耽误时间呢?

Eltz城堡建的位置非常奇特,它建在山中盆地中的小丘上,极难发现,只有在特定位置才能看到它全貌,一条小溪把城堡下的小丘围了一圈,此小溪名字就是Eltz。这种梦幻式的城堡,被很多德国人当做是格林童话故事的发源地。我当时在城堡里面转,好几个德国人都开玩笑,说睡美人里的城堡就是这个啦,其实他们都知道,格林童话中的故事,几乎都是出自黑森州,应和这个城堡无关。但这个城堡实在是太美,位置实在是太奇特,披上了一层魔幻的色彩。

此城堡的地位比不了新天鹅堡和霍亨佐伦城堡,但在德国非常出名,我以前曾给德国城堡排名,Eltz应该能排到第三。其位置的独特性和漂亮程度无以复加。

作者  | 2017-4-8 4:42:32 | 阅读(1075) |评论(4) | 阅读全文>>

阿拉斯的小馆

2017-3-29 5:39:18 阅读1129 评论6 292017/03 Mar29

说来也奇怪,这次去法国的头一个礼拜,竟没吃到过一次法餐,全部都是阴差阳错。

在法国,没必要去什么高级餐厅,随便一个路边店就能吃到很不错的美味,真的是随便一个路边店。前提是法国人开的,做法国菜的。他们的面包,奶酪要比德国的好吃很多,这一点连德国人自己也承认。我每次去法国,都会买点长棍面包和奶酪带回来,慢慢享用。

这次去法国,起初住在贡比涅附近一小城市,城里就一个大馆子,竟然是法国人开的意大利餐馆,专做披萨和意大利面,要不就是突尼斯人开的烤肉加馕。后来路过亚眠,吃了顿中餐,两个人加孩子花50欧,竟然没吃饱,很是郁闷。总之一路上肚子饿了就找地儿吃饭,却总是看不到法国人开的饭店,也可能是运气不好吧。

我们从亚眠去鲁昂,中间绕了个弯子,先去阿拉斯,这是一个世界文化遗产城市。欧洲小城的街道普遍狭窄,阿拉斯也一样,在这种街道穿行的时候,眼前突然宽阔起来,是一个很大的广场,石砖铺成,这个广场整个被当做停车场使用。在欧洲,有广场的古城,古代通常都是贸易发达的地方,广场作为集市使用,有广场的地方,通常就是市中心了。

阿拉斯特殊的地方是,这样的大广场竟然有两个,而且还挨着。此地中世纪羊毛业发达,盛产一种羊毛地毯,欧洲人都跑来做交易。广场边上的建筑,原来都是木质房屋,一战时德军攻占阿拉斯,这些建筑毁坏殆尽,现在我们看到的,其实是一战以后,法国人按原样,用砖石重建的,虽然不是原件,但现在看来,也已经锈迹斑斑了。

阿拉斯广场边上的巨大哥特式建筑,其实是她的市政厅。

这个市政厅也是世界文化遗产,而现在,还依然当做市政厅来使用

作者  | 2017-3-29 5:39:18 | 阅读(1129) |评论(6) | 阅读全文>>

聊聊山东的辱母杀人案

2017-3-27 3:45:02 阅读2251 评论18 272017/03 Mar27

关于这案子,就聊两条。

这个事最开始是从贴吧里先议论起来的,我这个人喜欢看个足球,没事就会去看贴吧,鲁能的,国安的,等等吧,平时就是潜着不说话。前天吧,就有人在贴吧贴这个事,我看了后,就一晚上没睡着觉,很上火,很生气。这个案子的一审已经判了,杀一人伤三人的于欢被判无期。

有些政府公知冷静分析,说生殖器只是掏出来了,但没往于欢母亲脸上蹭,所以南方周末描写有问题。大哥,差不多行了,别洗了。问题的实质是掏出生殖器在脸上蹭吗,难道不是掏生殖器拿这东西羞辱于母,让他儿子看着吗?于欢是儿子,看这情景能受得了吗?试问哪个儿子又能受得了呢?这种奇耻大辱,换了我当时就跟他们玩命了,就算当时奈何不了,事后也必定找他们算账的啊。这种事,在咱们的法律体系中,裤子一提就不算“紧迫危害性”了,再砍就不算正当防卫了。我们试想一下,在西方的陪审团制度中,有多少陪审团员会支持这种行为没有正当性的。这是不是暴漏了我们法律制度的刻板与教条?我法律不是专业,不敢多说。

第二,110出勤警察有什么样的责任?

案发地点是欠债母子的公司办公楼,其产权据说已抵押给高利贷公司但未过户,换句话说,此办公楼依然是人家母子的,私闯别人拥有财产权即便是使用权的房屋,是什么行为?更别提非法拘禁了。110警察出警后,怎么能简单以要债可以,不要动手就袖手不管了呢?这母子两人被恐吓羞辱折磨,不正是等着警察来解救他们的吗?案件的发生,恰恰是警察出门后,儿子也要出门,被黑社会阻拦,产生厮打后发生的。法律既然不管,只能自己解决,不就是这样的吗?

被捅伤的一个黑社会成员,竟然是自己

作者  | 2017-3-27 3:45:02 | 阅读(2251) |评论(18) | 阅读全文>>

孩子和另一半哪个更重要?

2017-3-25 4:36:17 阅读1074 评论7 252017/03 Mar25

上期说道,有一山东女士,为了给孩子创造良好环境,准备移民的事情,今天接着聊。

现在有一挺有意思的现象,相当多的女孩子结婚的时候,要求男方有车有房。不少人结婚时,还真就有了房子,年轻人没有那么多钱,基本都是父母掏尽积蓄买的。小两口的孩子,不少都给老人带,因他们工作太忙没时间,雇个保姆又不是长久之计,花钱太多。也就是说,当一对夫妻的孩子已经成家再生孩子后,他们还要掏尽积蓄给自己孩子买房,又要照顾孙子了。似乎他们害怕,不给孩子凑钱买房,不帮忙照顾孙子,孩子就怨恨你了,就不养老了。这在中国,貌似已经成了一种相当普遍的现象。

我去年去威尼斯旅游,在岸边休息的时候,看到过一家美国人,这是一对年轻夫妻,带着四个孩子,两个孩子能跑路,大概六七岁,一个在襁褓中,一个刚回走,当爸的把孩子放地上,给他换尿布,另一个孩子就往他爸背上爬,母亲给一个孩子喂东西,另一个就扯她的头发。这种现象,其实在西方很常见,就是一对父母带着几个孩子。实际上在德国,让老人一直带孩子的,少之又少,可能会帮一下忙,但不可能一直看,父母掏钱给子女买房的,那就更少见了。

中国的夫妻总希望子女成为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成为成功人士,当科学家。虽然他们自己本身并不成功,但丝毫不影响对子女的大投入,很多孩子本科毕业考研,考博,快三十了照样是父母掏钱。一些人出国留学,明明有打工的机会维持自己的生活,却以耽误时间为由让父母供养自己。这个,其实与年轻人结婚,父母买房,父母看孩子是一个道理,他们忽略了一个很本质的前提,就是我们应该培养什么样的孩子,以及,孩子和另一半到底谁更重要。

我们当然要对

作者  | 2017-3-25 4:36:17 | 阅读(1074) |评论(7) | 阅读全文>>

在德国挣的第一笔钱

2017-3-21 6:19:00 阅读1363 评论11 212017/03 Mar21

今天说说来德国挣的第一笔钱的经历,那是大概12年前的事了。

有些朋友问过我好多次,说我为何选择来德国留学,怎么学德语的等等。其实当时选择来德国的主要原因就是便宜,10万人民币就搞定了,学校水平比较高,又能打工养活自己。学德语则完全就是半路出家,我直到国内大学毕业都不知德语为何物,为了来德国才开始坑坑吃吃学起来。没有什么崇高理想,就是感觉当时找的工作薪资太低,想再学学,你说有什么明确目的吗?完全没有,走一步看一步。实际上去德国当时就是这么个情况。

我是七十年代尾巴出生的人,其实没吃过什么苦,当然家庭也不富裕,爹妈给我凑了七八千欧元充当一年的生活费,语言班的学费。我也知道,这笔钱如果花光,再要钱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

我租的房子离语言班挺远的,为了省交通费就在跳蚤市场买了个自行车,记得是19欧。结果第二天就没气了,补胎买气管子都是钱,于是就不打气凑合着骑,早上起床不吃早饭骑到学校,虽是冬天也大汗淋漓,上课上到10点肚子就咕咕的开始叫了,坚持上到12点下课,再骑回家做饭。德国超市的整只冻鸡是最便宜的,只有两欧,我会买一只回家切开,分几顿炒着吃,当时我一个星期的伙食费也就是20欧元。我记得我有一年没有买过猪肉,只吃那种冻鸡,以至于我后来闻到鸡肉的味道都要吐。在亚洲超市买的酱油我特别珍惜的用,一点点的倒,那瓶酱油我用了多久我都忘了,反正是好长好长时间,直到最后春节的时候几个穷学生在一起包饺子,把它全部用掉,最开始留学的经历让我养成留一点的习惯,葱姜蒜,尽量不用完,尽量的留一点,留到下次再用。

即便是再节省,钱还是花的很快。一个周末,我

作者  | 2017-3-21 6:19:00 | 阅读(1363) |评论(11) | 阅读全文>>

衰败,在色当

2017-3-4 3:35:14 阅读1367 评论6 42017/03 Mar4

如果不是那硕大的城堡提醒,我几乎忘记这里曾是个兵家必争之地了。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被俘的地方,如今日渐衰败之像。

我们驾车游历整个法国北部,发现很多的小村镇非常萧条,即便是白天也没有什么人,房屋关门闭户外面还拉着木质窗帘,我很怀疑里面还有没有人居住。法国村镇中的设施要比德国陈旧很多,电线拉的乱七八糟,全部都在外面,德国早已经改走地下了。

我们到达色当的时候已近傍晚,在老城中行走时感觉灯光极其昏暗,也看不到人,我较担心出事,急急忙忙找到预定的酒店,住了进去。

我订的酒店名为圣米歇尔,紧邻旁边的色当城堡。此酒店明显是中世纪的老房子改建的,有巨大的木质大梁和带摇把的窗户。酒店的一楼是饭店,上面的几层就是房间。这是一个貌似家庭式的酒店,工作人员好像都是一家人,有孩子,有老人。

接待我的是一位典型的法国老人,他好客的比划一通,给我展示了一下房间,并热情的告诉我一楼饭店的特色菜和早餐的开始时间。法国人的服务没的说,要比德国人好很多。但可惜的是,貌似那天晚上,楼上的旅店,就我们一家客人。

早上,从酒店房间看下去,老旧的城市。

遥想当年,德国脾斯麦与法国拿破仑三世会战于此,拿破仑三世不幸在色当做了俘虏,一下导致法国的崩溃,巴黎公社的兴起,德国的统一,这一切均始于色当。色当因扼守马斯河要冲,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二战中的德军绕过马奇诺防线,走比利时的阿登山区,出来后必须克服的,就是色当。德军攻占色当,渡过马斯河,是决定性的战役,此后就是一马平川,英法联军则一泻千里。

而如今呈现在我面前的,却是个日渐衰败的

作者  | 2017-3-4 3:35:14 | 阅读(1367) |评论(6) | 阅读全文>>

法国境内的加拿大领土  

2017-2-21 6:01:51 阅读1569 评论7 212017/02 Feb21

从比利时进法国,时间尚早,我们就不再走那一步一收费的法国高速,而是绕行乡间小路。那是一段高高低低的路,我们不知不觉开到一处山岗上,看到了不远处高高耸立的碑。

上面的照片拍摄于此纪念碑前,儿子当时看到碑前那处开阔地很兴奋,一路小跑。而在77年前,希特勒和他的一班人马,也曾到过此处。这是一座什么样的碑,为什么本篇文章的题目叫做法国境内的加拿大领土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故事要从一战开始说起,我们只知道一战协约国中有英国,却不是太了解英联邦的其他成员国比如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参加一战的情况,实际上在一战中,加拿大,澳大利亚仅士兵阵亡人数,就分别达到6,7万人之多。这当然和英法这些动不动一场战役就死几十万人没法比,加拿大这些国家的军队一般都是起辅助作用,送个物资啥的,通常不独立完成任务,只是到了大战的白热化阶段,有时候也不得不上了。

一战,西线,维米岭,德军牢牢占据山岗上的有利位置,协约国士兵从1915年就开始试图重新占据维米岭,但一直打不下来。战争一直持续到1917年,在屡次进攻未果之后,司令部决定让加拿大士兵试试,搞不清是什么原因,也许是之前的进攻让德军疲惫不堪,总之加拿大四个师的进攻取得成功,一举攻占了维米岭,当然他们也付出几千人死亡的代价。这显然是给法国做贡献了,于是法国政府在战后宣布,将维米岭周围一平方公里的土地永远赠送给加拿大,作为修建陵墓和纪念碑使用。

实际上这块土地到处都埋有地雷,直到现在都没清理。我们当时驾车在公路上行进,发现路边都有护栏,上面有红牌子,我出于好奇下车去看,结果上面写的是危险,小心炸弹!这些雷区,实际上是一战德军留下的。

作者  | 2017-2-21 6:01:51 | 阅读(1569) |评论(7) | 阅读全文>>

他乡,故乡

2017-2-16 3:33:08 阅读1360 评论7 162017/02 Feb16

法国,鲁昂,一个名为“翠”的餐馆里,我们点了两份套餐,准备大吃一顿,这一路走来,已经好几天没吃中餐了。

饭店的老板戴着眼镜,斯斯文文,说着不是很清楚的普通话。这很正常,早期来欧洲的华人,多来自广东福建,他们平时可不怎么说普通话的,只不过近几年中国富了,大批来自五湖四海的中国人出国旅游,他们才被迫卷起舌头学起普通话。餐馆里挂的一副画让我觉得挺有意思,那是一副吴哥窟里的神女雕塑画,我去年刚巧去了柬埔寨,对这种画很熟悉。

“老板,您是哪的人啊?”这时餐馆里人很少,我笑嘻嘻的问他。

老板犹豫片刻,说他祖籍是汕头的。

“那您这里怎么挂着吴哥窟里的画?”

“哦,这都让你看出了,实际上我是柬埔寨的华人。”

我一听他来自柬埔寨就有了精神,想当初我从柬埔寨从南走到北,看到太多赤柬时期大屠杀的遗迹,但海外我却不认识逃命出来的柬埔寨人。

“那您是当时赤柬时代逃出来的吗?”

“对,当时我们一家是先逃命去了越南,后来被不同的国家接收。我妈妈现在在加拿大,我则留在了法国。”

他轻描淡写的说着,很平静,“我20年前回过柬埔寨,但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了,那里也没有亲人,这20年来,我再也没有回去过。”

“那,法国不就是您的家吗?”我下意识的安慰他。

“嗯,是落地生根了,我的孩子中文说的更差了。”

---------------------------------------------------------

几天前的新闻上说,一位中

作者  | 2017-2-16 3:33:08 | 阅读(1360) |评论(7) | 阅读全文>>

大西洋中的圣山

2017-2-10 6:47:17 阅读1203 评论9 102017/02 Feb10

我们到达圣米歇尔山的时候,刚巧中午,天是出奇的蓝。

我觉得从法国政府对圣米歇尔山的维护来看,就基本反映出人类的一个瞎折腾的过程。圣米歇尔山是圣山,可不仅指现在,那可有几百上千年的历史了。至于为何说瞎折腾,且听我慢慢说。

我曾在法国公路边看到一幅画,上面是一群欢呼的人们冲向海中的圣米歇尔山,古代的这座山,确实是在海中,只有当冬天退潮时,沙地露出,人们才可以相对简单的去这座山。咱们中国人喜欢在峻峭之处建东西,欧洲人也一样。据说最早在此山上修教堂的,是公元八世纪当地一位主教,他说做梦梦到圣米歇尔了,圣人还在他脑袋上开了个洞(现在想想这种伎俩其实都很低级),为了纪念圣米歇尔显灵,就在这个海中山上建个教堂。最开始山上的教堂就是这么来的。

以后这座山上就不停的改建和重建,在房子上面盖房子,教堂上面盖教堂,以至于我们在里面行走时,感觉就像在迷宫里一样。这个圣米歇尔山里的教堂可不是一座,而是很多座,各有各的说法。

更有意思的是,我们说圣米歇尔山是圣山,可实际上在这个小山上(周长仅900多米),即便现在还居住有41户人家,他们建的房屋偎依在山顶教堂群的旁边,而在这些房屋的外面则是城墙。

这么小的海中之山,基本就属于与世隔绝的状态,古代的修士们在此修身养性也就罢了,老百姓为何也住在这呢?这绝不仅仅时靠着圣山沾点仙气这么简单,大家知道古代这欧洲老打仗,一些百姓出于躲避战乱的目的就会跑到山上,久而久之就建成了小镇。这些人在古代,可都是穷苦人,而这些人的后代,靠着祖宗的宅子,多半会开个餐馆或酒店,最次也开个纪念品商店,生意火爆的不行。

作者  | 2017-2-10 6:47:17 | 阅读(1203) |评论(9) | 阅读全文>>

欧洲封建时期最出名的城堡

2017-2-4 5:09:37 阅读1294 评论7 42017/02 Feb4

1917年,也不知道德军是哪根筋不对,在这座中世纪最宏伟的城堡里埋了28吨的硝酸甘油炸药,爆炸过后,那座中世纪最高的城堡主楼,就成了一堆瓦砾。

Coucy,是一个相当出名的法国贵族姓氏,现在欧洲人的名字中如果有Coucy,那他保不齐就有个贵族祖先。Coucy城堡最早建于10世纪,最开始就是法国封建贵族的封邑。建成现在这幅模样,要归功于14世纪的Coucy公爵Enguerrand 七世,这人在中世纪其实挺有名的,参与了最后一次十字军东征。我们其实对中世纪的欧洲知道的不多,但仅有的几件知道的,比如黑死病啊,英法百年战争啊,其实都发生在那个年月,这个Coucy公爵娶了当年的英王爱德华三世的长女,所以他在英国也有头衔,而那个爱德华三世,可是英法百年战争中屡次攻打法国的。

我们从贡比涅向北去阿拉斯,谁知导航出现错误,在翻越不少小山谷地之后,才发现已经偏离方向30多公里,我实际是向东走的,马上矫正方向,没走多长时间,就有一硕大的城堡出现在面前,我们当时并不知这是什么地方,但既然来了,就上去看看。

极为宏伟的城墙环绕着这座小镇,这些城墙现在基本保存完好。想进小镇,还要穿越狭窄的城门,而在这个小镇里却少有人烟,我们停下车,在小镇里转悠,一不留神就跑到一养老院里,里面的老人在一起读书,我们慌忙退了出来。

小镇的东北角才是Coucy城堡,这个城堡还开着门并且要收费,一位口齿不清的残疾人接待了我们,他很和善,哆哆嗦嗦的问我从哪里来,怎么找到的这里。我说从中国来,随后当然不能说是误打误撞跑这的,就随口说是从网上看的,他显出惊讶的表情,说来这里的中

作者  | 2017-2-4 5:09:37 | 阅读(1294) |评论(7)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