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盖昭华的博客

懂点历史,懂点文化,懂点摄影

 
 
 
 
 
 

海外 德国

 发消息  写留言

 
盖昭华,女,山东人。山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学士。法兰克福大学考古专业硕士。本博客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盖昭华所有,保留全部权利。谢绝任何形式的未授权转载,摘编,以及图片引用。多谢各媒体支持,欢迎认真合作。 约稿联系信箱: liupeng_0_0_0@sina.com。 另本博客不做免费广告,未经允许的广告留言一旦发现马上删除。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勃朗峰那旮沓真够冷的  

2017-8-10 4:43:18 阅读1925 评论3 102017/08 Aug10

下图是去勃朗峰的路上,此地海拔两千一百多米,已经出现大片的积雪,当天天气不好,再往上就是大雾,啥也看不到了。所以我们没能继续坐缆车向上到三千八百多米的地方,更没看到勃朗峰顶,有点遗憾。

如果本篇能给您带来些许凉意,也算我没忙活。

我们是七月底去的勃朗峰。从德国一路南下,海拔越来越高,温度越来越低,德国气温20多度,穿过瑞士到了法国阿尔卑斯山山上住宿的旅店,温度就11度了。那旅店靠近小镇morzine,在一千多米的山顶上。我当时订旅店时,并不知道这个情况,因勃朗峰山下霞慕尼小镇里,旅店太贵了,就扩大范围,在距离80多公里的地方找到的此旅店,五星级,40平米的套房一天100欧,一家三口已经很合适了。现在想来,这价格不贵也是有原因的,开上去太费劲。

下图是我们在阿尔卑斯山里面穿行的路,这只是一小段。此路一边是山一边悬崖,也没有栏杆,稍不注意就下去了。

到了旅店就发现当地温度很低,而且天气不好,早上大雾,一会又下雨,当地人凭经验告诉我们,这时候不是上勃朗峰的最佳时机。另一不好的事情是我到达旅馆后就开始咳嗽,根本停不下来,严重影响开车。这种情况我从来没碰到,看来年龄稍微一大身体事情就多,我还准备明年夏天拉几个人一起搞欧亚大陆行呢,一旦在路上生了病可真就是麻烦事,身体真是革命的本钱啊。

在旅店两天后天气依然时雨时晴,身体则好了些,心想既然来了怎么也要杀过去看看。离勃朗峰最近的,有两小镇,一个在法国,叫霞慕尼,一个则在意大利,名字忘了。这两个小镇之间由一条著名的白山隧道相连。这个隧道全长10多公里,是连接法国和意大利的捷径

作者  | 2017-8-10 4:43:18 | 阅读(1925) |评论(3) | 阅读全文>>

贡比涅森林里凋落的鹰  

2017-8-4 20:53:58 阅读1936 评论5 42017/08 Aug4

从法国的阿拉斯一路南下,去贡比涅附近的旅店。那天的天气不好,一直淅淅沥沥的小雨。我们不知不觉开到森林中去,更加荒凉了。

法国北部有你想象不到的荒凉,公路上经常性的看不到人,即便路过村庄,也空空如也,让你怀疑是不是进了死城。如果进入森林中,就更是如此,好在那片森林中的路还算宽阔,平整。德国的森林多在山区,期间的路拐来拐去,上上下下,开车走这种山路要格外小心,法国的这种平原林地要好很多。

我们进去的这片森林,名为贡比涅森林。当年一战结束时德国向法国投降,签订停战协定,以及二战时法国向德国投降,签订停战协定,都是在这处森林里的一处火车车厢里完成的。想来也够有意思,这么一重要地方,现在却看不到人烟。

上图即为当年两次签订停战协定的地点,铁轨上面应该有一火车车厢,这一车厢的去留很有意思。第一次签停战协定(1918年)时所使用的车厢,一战结束后被法国人放博物馆里展览了。到第二次再签停战协定(1940年)时,该车厢被希特勒从博物馆里拉出来,又放到相同的位置,这个车厢从博物馆里拉出来的照片我看到过,因为大门不够宽,还把大门给毁坏了。签署完毕后,该车厢被德国人运到柏林去展览了。1945年希特勒眼看大势已去,心想肯定不能再留着这个车厢,否则法国人要再羞辱一遍可咋办,于是就把车厢拉到图林根州一小镇上销毁了。据说其残骸后来又挖了出来,不过肯定是不能恢复原状了。现在这个地方有一博物馆,展出的一节车厢也是复制品。

有人问为何德法要选这个地方签协定。二战希特勒那次不用说了,显然是要报复,所以他要求同一位置,同一车厢,甚至他坐的位置,都是当年第一次签协定

作者  | 2017-8-4 20:53:58 | 阅读(1936) |评论(5) | 阅读全文>>

依云的水

2017-7-29 4:40:54 阅读1490 评论4 292017/07 July29

从巴塞尔一路南下,经伯尔尼去勃朗峰。瑞士屁大点个地方,还分好几个语言区,如何知道到达那种语言区了?可从公路上的标示看出。经过伯尔尼时,各种公路标示全德语,这是德语区,到了弗莱堡(注意这个freiburg是一瑞士城市,在德国还有两座相同名字的城市),就发现标示既有德语又有法语,想必此城是法德混居,两种官方语言。再往下,就进入法语区了。

快出瑞士时,我们看到一蓝汪汪,还有些发绿的大湖,湖边一城名为蒙特勒,瑞士挺有名的西庸城堡就在附近,但我们没有太多时间,继续驱车前行,从蒙特勒,我们下了高速,开始沿湖边公路走。

此湖名为日内瓦湖,是欧洲第二大湖,世界上极为出名的旅游胜地,湖边小镇几乎都被开发成旅游度假区。我们沿途穿过的,就是这些小镇,公路一边是山,一边是湖,景色美不胜收。期间穿过一大镇子,游客暴多,公路上人行道一会儿一个,汽车如蜗牛般行进。我看看导航,离所订旅店还有80多公里,不远了,这镇子人那么多,肯定有点意思,不如停车休息,看看到什么地方了。

下车就看到一大赌场,上写Evian casino,怎么叫依云赌场?再一看导航,心头一乐,还真到了依云。。。

人声鼎沸的依云

德国,奥地利,瑞士等国的阿尔卑斯山脉里,不管是自来水,泉水还是高山融化的雪水,我都直接喝过,从未闹过肚子,其水质的清冽纯净让人无法忘记,山上的泉水,雪水汇成小溪流入山谷,构成大大小小的湖泊,这些湖泊多呈现幽幽的蓝色或绿色,近处一看清澈见底,日内瓦湖当然也是如此。

靠近依云的山脉,注意这处山泉,下面的储水其实是给牛羊喝的。

作者  | 2017-7-29 4:40:54 | 阅读(1490) |评论(4) | 阅读全文>>

想成胖子,就吃瑞士火锅

2017-7-27 3:43:56 阅读1513 评论5 272017/07 July27

我白白减了一个月的肥,每天吃糠咽菜的,结果一顿瑞士火锅就全白费了!

趁着天气还没转凉,我们去了勃朗峰。

我们当然没在山峰下的小镇霞慕尼定旅店,太贵了。离霞慕尼大概80多公里有一法国小镇名为morzine(我是去了后才知道,此地相当美,如仙境一般),附近有一五星级旅店,套间100欧一晚能自己做饭,还有室内泳池和SPA,心想真是合适,要知同等档次的旅店在霞慕尼没个300欧拿不下来。

从我待的法兰克福到morzine,600多公里,需开接近七个小时车,当然其中有段路挺艰险,这个要以后再说。

当晚到达旅店后,就人困马乏,于是马上杀向镇子里找超市和餐馆。这morzine其实类似于一个度假村,全是漂亮的阿尔卑斯山特色房屋,几乎都是游客,到处是饭店。当时也真是饿了,心想豁出去了,怎么也要解解馋(其实我知道欧洲这边再高档的旅店也没多贵,一个人20多欧已经顶天了)。路过一家饭店名为L’Etale,Etale是法语,理解为放松,简单的说就是爽了。饭店里飘来阵阵奶酪味道,心想就是这家了,这阿尔卑斯特色菜,看来今天怎么也要尝尝!

进去一看菜单,果然是意大利,瑞士,法国菜混搭。既有意大利的披萨,面条,也有瑞士火锅,还有法国蜗牛,青蛙腿!既然来了肯定要叫特色菜,我唤来跑堂,要了瑞士火锅,我老公则要了煎青蛙腿,配上沙拉和炸薯条。

点完之后,就坐等好戏上演了。

先说说这个所谓fondue(我们翻译成瑞士火锅)是怎么来的。你一看fondue这个词就知道肯定不是德语,此词实际为法语,意思为融化。所以所谓的瑞士火锅肯定

作者  | 2017-7-27 3:43:56 | 阅读(1513) |评论(5) | 阅读全文>>

苏台德地区的今天

2017-7-18 5:39:36 阅读1018 评论5 182017/07 July18

其实无论是德语,捷克语还是波兰语,这一区域的汉语音译更准确的,应该是苏德台而不是苏台德(德语,Sudetenland),这里面的“德”,为音译,并不指德国人。当年的这个翻译家D和T分不清楚,就叫成苏台德,这个小错误一直延续到现在。

这一区域二战结束前德国人占绝大多数,二战后均被迫迁往德国本土。从克鲁姆洛夫驾车向北,不远有个叫Duppau的大镇子,二战时还生活这小两千口子德国人。二战后全部迁空,整个镇子就荒废了。我曾试着寻找它,但根本找不到。根据地图路过一小村庄,听村子里的捷克人说,这个城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时候,驻扎过军队,后来房屋全部拆除,只留下一个小教堂。在此小教堂旁边,就是Zedtwitz家族的墓地,这也是中世纪欧洲一贵族姓氏,如今在巴伐利亚,还有以这个Zedtwitz为名字的小村落。当然这个小教堂我也没看到,估计已经被森林所覆盖了。

下图为1896年的Duppau。

更为戏剧化的是一名叫hollschowitz的小村庄,它在苏台德地区的下部,靠近奥地利。这地儿以前居住有100多德国老百姓,二战后他们都被赶走。最开始迁进来的捷克人还没住多久,捷克就开始搞公社,小社要合并,这个村子的人就又迁空了。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捷克要把斯美塔那(捷克著名作曲家)的歌剧《被出卖的新娘》改编成电影,在那一带选址拍摄。影片播放后很多人惊讶于所拍地点村子房屋的独特,后来才知道是这个村子,然而此村庄一直没人住,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才陆陆续续有捷克人搬去。这个小村,后来成了捷克十二个世界文化遗产之一。

这里是苏台德区。

苏台德地区的古董店,所卖的旧画册多为德语。

作者  | 2017-7-18 5:39:36 | 阅读(1018) |评论(5) | 阅读全文>>

到底什么工作才是好工作

2017-7-10 14:21:49 阅读1266 评论4 102017/07 July10

我高中时代有一王姓同学,脾气秉性很投缘,90年代一起骑车上学,毕业后各奔东西,他大学毕业后蹉跎两年考上警察公务员,我则工作两年后去德国继续读书。一眨眼十多年,也都结婚生了孩子。我每次回国都会见他,一起聊聊现在的情况,回忆回忆过去,这次回国也不例外。

我那同学对自己的工作非常满意,稳定,工资每月6000多,在济南也不少了。工作不在第一线,没啥危险性,虽然有时候也加班但各种津贴都是全的,福利待遇虽然没有前几年那么多但绝对比私企好多了。我回国时正好赶上他培训,周一到周五去郊区一警察训练基地,吃住都在,事后才知道这是晋升前必须接受的训练。他工作已经10年,目前两杠两星,再晋升就是两杠三星。

我问他是否还能晋级,他回答说比较难了,再往上有橄榄枝那种,只有少数人能得到晋升,大部分警察最终就是两杠三星了。我说那你要努力啊,如果再晋升那多牛叉。他说努力啥啊,随大流就挺好,我那队长每天累得要死,动不动就要担责任,也未必能有好结果。我现在工资不少拿,晋级也没耽误。

这次回国去一北方县城玩,吃饭时认识了些县城的公务员,发现他们的普遍心态是,尽量不担责任,能不做事就不做事,中国公务员只要上了,只要不出大问题没人能开除,尤其是底层系统,除非有关系能得到飞跃性的提升,否则就是论资排辈根据时间逐步晋级,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混吃等死的状态。

在我上大学的那个年代(98-02),没有多少人认为公务员是个特好的工作。我大学在食堂吃饭时经常碰到一法律系的同学,后来一来二去成了朋友。2001年年底,一起吃饭时他告诉我考上民建中央的公务员,要去北京工作,我们也不觉得

作者  | 2017-7-10 14:21:49 | 阅读(1266) |评论(4) | 阅读全文>>

法国第一座摩天大楼的今天

2017-5-25 5:03:17 阅读1433 评论3 252017/05 May25

法国,亚眠,在她老城区的一角有座非常突兀的高楼,它与周围的建筑相比是那么的不协调,这栋高楼是干什么用的?

上图的高楼名为Tour Perret,是1952年修建完成的,是法国第一栋摩天大楼(法语 Gratte-ciel)。

亚眠的初春,寂静,荒凉,又有些破败。下午两点,老城区的街道上鲜有人在,我们在里面散步,看到街两旁的商店几乎都关着门,有的干脆处于停业的状态。在亚眠大教堂边上,偶尔会出现几个满脸胡子的男人,哆哆嗦嗦的用法语问你要零钱,这种情况我一概不回答,急急的走开。法国的乞讨者和德国一样,不管什么语言都能说几句,只要你跟他说话,他就能接上茬。

这是一座以教堂而出名的城市,亚眠主教教堂,是全法国最大的。相当多知名教堂是以她为蓝本或借鉴她而建造,比如科隆的大教堂。她早在1981年就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可见地位相当之高。

但即便是我参观教堂的时候,也很少看到游客,教堂旁边的大广场上,有一纪念品商店,是唯一还开着门的地方。

我当时极其纳闷,怎么这个地方连个开门的餐馆都没有?顺着大教堂的广场的方向,我发现人渐渐多了起来,貌似是一条步行街。两旁出现了一些欧洲知名的品牌店,哦,这想必就是亚眠的购物街了。见下图。在这条购物街上,我发现了一麦当劳,就带着孩子一起吃了一顿。

整个城市看的我昏昏欲睡,乏味又无聊,吃了饭后更是感到困倦,于是就准备收拾行囊离开了,就在这时候,我看到了不远处的那座有些破旧的高楼,很奇怪,在这种老城里,为何会出现这样一座孤零零的高层建筑呢?于是就顺着那高楼的方向去。

这座高

作者  | 2017-5-25 5:03:17 | 阅读(1433) |评论(3) | 阅读全文>>

克鲁姆洛夫的叙利亚兄弟  

2017-5-19 5:49:15 阅读2319 评论7 192017/05 May19

“你好,我没有克朗,不知能否用欧元结账?”

“没问题。”他麻利的按着计算器,“一个Doener,一个Lahmacun,两听土耳其芒果汁,一共10.2欧元,”他把计算器上的数字给我看。

我递给他十五欧元。他费劲的翻找着,今日这小店的生意想必不是太好,用欧元结账的不多。

“哦,兄弟,”我鼓足了勇气,“你不用找了,就这样吧。”

他有点吃惊,估计在这个快餐店里,没有一次给这么多小费的。他显然是想说些什么感激的话,可又什么也说不出口,“你要不要点沙拉?或者辣椒小菜?这土耳其法腌制的辣椒很可口!”他麻利的往我的盘子里夹着沙拉,眼睛里多少有些闪光。

到达捷克的克鲁姆洛夫时,是下午三点钟,天一直下着雨。我们找到老城边所订的旅店,check in后就出来找地方吃饭。克鲁姆洛夫是个被小河环绕的小城,小城的外围因没有太多游客光顾,所以房屋街道多破败,露出东欧的一丝痕迹。在这样的街道上有一doener店。这种土耳其人在德国发明的东西,一经推出就风靡全德国,以至于德国周边的国家也纷纷出现类似的东西。实际上doener在土耳其语中原意指旋转而非肉夹馍,因土耳其烤肉是在一不停旋转的,竖制的电炉上烤的,所以土耳其人把这种肉夹馍就叫成了doener。就有土耳其人名为doener,这时你如果把这个单词理解成肉夹馍就贻笑大方。

下图是该肉夹馍店做的doener,味道非常不错,而此店的老板是叙利亚人。

我们饥肠辘辘,知道doener是既解饿又好吃的东西,就进了小店。

我是叙利亚人。

这个doe

作者  | 2017-5-19 5:49:15 | 阅读(2319) |评论(7) |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4日

2017-5-15 5:24:41 阅读545 评论3 152017/05 May15

我们从帕骚驾车去奥地利的hallstatt,沿途经过连绵不断的山谷。奥地利西段基本在阿尔卑斯山脉里,期间分布大大小小,高山雪水融化而形成的湖泊,奥地利人环境保护做的相当好,在这些湖周围几乎都是度假胜地。

驾车进入奥地利有两件事首先要做,一个是要在加油站买张高速公路票,奥地利的高速公路是收费的,10天票在8欧元多,买好票后贴到前挡风玻璃上,第二件事是可以加个油,奥地利的汽油和柴油都比德国便宜,不加油很亏,值得一提的是她的邻国捷克油却不便宜,而且捷克的高速公路票竟然比奥地利贵,要知两国老百姓生活水平还是差距很大,至于捷克的事,以后在谈,今天先说奥地利。

奥地利西部的公路,高速除外,一级路的双向车道相当多都是一车道,然而时速却不低,经常能跑到90公里每小时,公路穿行路过小城镇,往往限速80,这与德国进入城镇默认限速50区别很大。而奥地利经常性的下雨,公路上的上下坡不少,加上又是一车道,如果不熟就比较容易出事故。我去时是四月底,德国天气特好,20度左右,进入奥地利竟然下起大雨,后来就变成大雪,驾车艰难可想而知,所以去奥地利如果是自驾,尽量在夏天去,我想冬天可能更危险。

奥地利西部腹地有一小镇名为hallstatt,古代以盐矿出名。她的盐道和附近阿尔卑斯山上的岩石都被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所收录。当然,我们中国人去那里,是去看小镇和湖泊的,我至今也叫不出这个湖的名字,当时有奥地利人告诉我过,但马上就忘了。实际上一路走来,这样的湖泊在奥地利数不胜数,根本不稀奇。从自然风景的角度,就为了去这个小镇而舟车劳顿,感觉不是太值,另外当然就是此地的旅店不便宜,如果不提早预订,200欧元一晚上都是很正常的价格。

作者  | 2017-5-15 5:24:41 | 阅读(545) |评论(3) | 阅读全文>>

说说徐晓冬KO雷公太极这件事

2017-5-13 4:37:03 阅读1848 评论2 132017/05 May13

所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很多事,光说不行,出来比比就什么都清楚了。

38岁的MMA业余拳手徐晓冬和一练太极的大师42岁雷雷约架,10秒就把对方KO了,这个视频我在网上看到,当时的第一反应应该和不少人一样,喝进嘴里的水差点喷出来,过程真的很可乐。后来事情的发展有点严重,先是几个练太极的堵这个徐,后来不少大师要与徐晓冬比武,陈氏太极的王占海派了徒弟要与之比武。王志安先后采访约架的两个当事人,锵锵三人行节目连做几期节目分别采访徐晓冬和王占海,这些节目我都看了。自我感觉事情的发展很可能不了了之,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根本不可能与徐晓冬打,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打肯定是被KO的命,王占海在锵锵三人行中举了个例子,说不是哪个想和马云做生意的,都能做,意思是他是大师,哪能随便打呢?

太极大师闫芳稍一用力,就把徒弟们推的东倒西歪,记者上去一试,闫芳就没法推动了,按她的说法是记者没有练过,没有理解太极的精髓。雷雷跟王志安说,之所以输是因为没用内力,如果用了徐晓冬可能就完了,实际他是手下留情了,煮熟的鸭子就剩下嘴硬,王占海被窦文涛问的王顾左右而言他,一会是规则,一会是文化,到底用太极能不能打,为何拍个练散打的徒弟去出战?更神的是一山东太极拳师,隔空打人,把几个距离几米远的徒弟打的东倒西歪,这些事一下让我想起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

小蚂蚁啊爬呀爬,碰上个大豆芽。

这句儿歌,估计当年跟着张香玉练宇宙功的人,都熟悉吧?还记得你在大厅里跟着大师一起手舞足蹈的情形吗?

那是个气功热盛行的年代,在那个年代过来的人,估计不少都接触过练气功的亲戚,朋友,大

作者  | 2017-5-13 4:37:03 | 阅读(1848) |评论(2) | 阅读全文>>

一位成为法国元帅的德国人

2017-5-1 6:14:12 阅读1195 评论5 12017/05 May1

当我领着儿子在这座德国南部边陲城市行走的时候,雄壮的马赛曲突然响起,我听得热血沸腾,恍如隔世。本文将介绍欧洲光辉历史岁月中的一位著名人物,而此人却不为中国人熟悉。

Cham,德国巴伐利亚南部靠近捷克的小城,我们去捷克时路过,当时人困马乏,停车歇脚。小城中心广场上有家烤肉店,我正准备上去买点东西填饱肚子,这时马赛曲响起,激昂的音乐让我乏意全无,这是多么美妙的音乐,以至于我回到家后,连续又听了十多遍。实际上在Cham,每天老市政厅要播放两遍马赛曲,中午一遍是法语的,下午5点多则播放一遍用巴伐利亚方言歌唱的。为何这个德国小城要一直播放法国国歌呢?

在那段光辉岁月里。

中世纪的欧洲,专制,束缚,阴暗,基本可以用一无是处来形容,是法国大革命改变了这一切。把这场革命上升到任何角度都没有问题。在这场革命里,欧洲涌现了无数英雄豪杰,他们因为赞同法国大革命的理念,怀揣革命的理想加入法国阵营,来和欧洲强大的封建阵营战斗。本文介绍的,就是一个出生在德国小城Cham的德国人,最终加入法军并成为法国元帅的传奇人物。

Nikolaus von luckner出生在Cham,从他年轻时就一直是打仗状态,因认同法国大革命的理念,加入法军。luckner带领革命的莱茵军团东征西战,立下赫赫战功,1791年被晋升法国元帅。大家知道法国国歌名为马赛曲,是法国人李尔创作的,而大家可能并不知道的是,此歌最开始名称并非叫马赛曲,而是莱茵军战歌。在1792年的时候,luckner作为莱茵军的统帅正驻扎在斯特拉斯堡。就在此时,法国向奥地利宣战,为鼓舞士兵士气,李尔特创作

作者  | 2017-5-1 6:14:12 | 阅读(1195) |评论(5) | 阅读全文>>

魔幻,在Eltz城堡

2017-4-8 4:42:32 阅读1172 评论4 82017/04 Apr8

在德国,几乎所有的老百姓都知道Eltz城堡,因它曾出现在西德500马克纸币上。然而,真正去过这个城堡的人却不多,为什么?因为直到现在,此城堡也没有公共汽车到达,更别提铁路了。从城堡在崇山峻岭之中,最近的小村子也在几公里之外。

“大城堡”这三个字,是儿子首先学会的单词之一,但他尚搞不清楚城堡和教堂的区别,城堡和教堂加起来在德国到处都是,教堂打钟的时候,儿子就默默记下来了。以后每每经过城堡或教堂的时候,儿子就喊“大城堡”,再配音“叮咚”。

我们在莱茵兰州沿着莫泽尔河边公路行进,一边是绵延不断的山脉,城堡无数,一边是美丽的莫泽尔河。此地是德国最佳度假地之一,不次于南部的阿尔卑斯山。我多年前曾对莱茵河谷地的城堡感兴趣,花一个夏天几乎把谷地中的城堡都看了一遍,全是徒步,一直到科布伦茨。现如今年纪大了,再翻山越岭就很吃力,看着那些莫泽尔河畔的城堡,却再也不像之前那么冲动。别忘了,今天我们的目标,是看那隐藏在山中的终极大城堡啊,哪能耽误时间呢?

Eltz城堡建的位置非常奇特,它建在山中盆地中的小丘上,极难发现,只有在特定位置才能看到它全貌,一条小溪把城堡下的小丘围了一圈,此小溪名字就是Eltz。这种梦幻式的城堡,被很多德国人当做是格林童话故事的发源地。我当时在城堡里面转,好几个德国人都开玩笑,说睡美人里的城堡就是这个啦,其实他们都知道,格林童话中的故事,几乎都是出自黑森州,应和这个城堡无关。但这个城堡实在是太美,位置实在是太奇特,披上了一层魔幻的色彩。

此城堡的地位比不了新天鹅堡和霍亨佐伦城堡,但在德国非常出名,我以前曾给德国城堡排名,Eltz应该能排到第三。其位置的独特性和漂亮程度无以复加。

作者  | 2017-4-8 4:42:32 | 阅读(1172) |评论(4) | 阅读全文>>

阿拉斯的小馆

2017-3-29 5:39:18 阅读1228 评论6 292017/03 Mar29

说来也奇怪,这次去法国的头一个礼拜,竟没吃到过一次法餐,全部都是阴差阳错。

在法国,没必要去什么高级餐厅,随便一个路边店就能吃到很不错的美味,真的是随便一个路边店。前提是法国人开的,做法国菜的。他们的面包,奶酪要比德国的好吃很多,这一点连德国人自己也承认。我每次去法国,都会买点长棍面包和奶酪带回来,慢慢享用。

这次去法国,起初住在贡比涅附近一小城市,城里就一个大馆子,竟然是法国人开的意大利餐馆,专做披萨和意大利面,要不就是突尼斯人开的烤肉加馕。后来路过亚眠,吃了顿中餐,两个人加孩子花50欧,竟然没吃饱,很是郁闷。总之一路上肚子饿了就找地儿吃饭,却总是看不到法国人开的饭店,也可能是运气不好吧。

我们从亚眠去鲁昂,中间绕了个弯子,先去阿拉斯,这是一个世界文化遗产城市。欧洲小城的街道普遍狭窄,阿拉斯也一样,在这种街道穿行的时候,眼前突然宽阔起来,是一个很大的广场,石砖铺成,这个广场整个被当做停车场使用。在欧洲,有广场的古城,古代通常都是贸易发达的地方,广场作为集市使用,有广场的地方,通常就是市中心了。

阿拉斯特殊的地方是,这样的大广场竟然有两个,而且还挨着。此地中世纪羊毛业发达,盛产一种羊毛地毯,欧洲人都跑来做交易。广场边上的建筑,原来都是木质房屋,一战时德军攻占阿拉斯,这些建筑毁坏殆尽,现在我们看到的,其实是一战以后,法国人按原样,用砖石重建的,虽然不是原件,但现在看来,也已经锈迹斑斑了。

阿拉斯广场边上的巨大哥特式建筑,其实是她的市政厅。

这个市政厅也是世界文化遗产,而现在,还依然当做市政厅来使用

作者  | 2017-3-29 5:39:18 | 阅读(1228) |评论(6) | 阅读全文>>

聊聊山东的辱母杀人案

2017-3-27 3:45:02 阅读2358 评论18 272017/03 Mar27

关于这案子,就聊两条。

这个事最开始是从贴吧里先议论起来的,我这个人喜欢看个足球,没事就会去看贴吧,鲁能的,国安的,等等吧,平时就是潜着不说话。前天吧,就有人在贴吧贴这个事,我看了后,就一晚上没睡着觉,很上火,很生气。这个案子的一审已经判了,杀一人伤三人的于欢被判无期。

有些政府公知冷静分析,说生殖器只是掏出来了,但没往于欢母亲脸上蹭,所以南方周末描写有问题。大哥,差不多行了,别洗了。问题的实质是掏出生殖器在脸上蹭吗,难道不是掏生殖器拿这东西羞辱于母,让他儿子看着吗?于欢是儿子,看这情景能受得了吗?试问哪个儿子又能受得了呢?这种奇耻大辱,换了我当时就跟他们玩命了,就算当时奈何不了,事后也必定找他们算账的啊。这种事,在咱们的法律体系中,裤子一提就不算“紧迫危害性”了,再砍就不算正当防卫了。我们试想一下,在西方的陪审团制度中,有多少陪审团员会支持这种行为没有正当性的。这是不是暴漏了我们法律制度的刻板与教条?我法律不是专业,不敢多说。

第二,110出勤警察有什么样的责任?

案发地点是欠债母子的公司办公楼,其产权据说已抵押给高利贷公司但未过户,换句话说,此办公楼依然是人家母子的,私闯别人拥有财产权即便是使用权的房屋,是什么行为?更别提非法拘禁了。110警察出警后,怎么能简单以要债可以,不要动手就袖手不管了呢?这母子两人被恐吓羞辱折磨,不正是等着警察来解救他们的吗?案件的发生,恰恰是警察出门后,儿子也要出门,被黑社会阻拦,产生厮打后发生的。法律既然不管,只能自己解决,不就是这样的吗?

被捅伤的一个黑社会成员,竟然是自己

作者  | 2017-3-27 3:45:02 | 阅读(2358) |评论(18) | 阅读全文>>

孩子和另一半哪个更重要?

2017-3-25 4:36:17 阅读1177 评论7 252017/03 Mar25

上期说道,有一山东女士,为了给孩子创造良好环境,准备移民的事情,今天接着聊。

现在有一挺有意思的现象,相当多的女孩子结婚的时候,要求男方有车有房。不少人结婚时,还真就有了房子,年轻人没有那么多钱,基本都是父母掏尽积蓄买的。小两口的孩子,不少都给老人带,因他们工作太忙没时间,雇个保姆又不是长久之计,花钱太多。也就是说,当一对夫妻的孩子已经成家再生孩子后,他们还要掏尽积蓄给自己孩子买房,又要照顾孙子了。似乎他们害怕,不给孩子凑钱买房,不帮忙照顾孙子,孩子就怨恨你了,就不养老了。这在中国,貌似已经成了一种相当普遍的现象。

我去年去威尼斯旅游,在岸边休息的时候,看到过一家美国人,这是一对年轻夫妻,带着四个孩子,两个孩子能跑路,大概六七岁,一个在襁褓中,一个刚回走,当爸的把孩子放地上,给他换尿布,另一个孩子就往他爸背上爬,母亲给一个孩子喂东西,另一个就扯她的头发。这种现象,其实在西方很常见,就是一对父母带着几个孩子。实际上在德国,让老人一直带孩子的,少之又少,可能会帮一下忙,但不可能一直看,父母掏钱给子女买房的,那就更少见了。

中国的夫妻总希望子女成为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成为成功人士,当科学家。虽然他们自己本身并不成功,但丝毫不影响对子女的大投入,很多孩子本科毕业考研,考博,快三十了照样是父母掏钱。一些人出国留学,明明有打工的机会维持自己的生活,却以耽误时间为由让父母供养自己。这个,其实与年轻人结婚,父母买房,父母看孩子是一个道理,他们忽略了一个很本质的前提,就是我们应该培养什么样的孩子,以及,孩子和另一半到底谁更重要。

我们当然要对

作者  | 2017-3-25 4:36:17 | 阅读(1177) |评论(7)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