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盖昭华的博客

懂点历史,懂点文化,懂点摄影

 
 
 
 
 
 

海外 德国

 发消息  写留言

 
盖昭华,女,山东人。山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学士。法兰克福大学考古专业硕士。本博客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盖昭华所有,保留全部权利。谢绝任何形式的未授权转载,摘编,以及图片引用。多谢各媒体支持,欢迎认真合作。 约稿联系信箱: liupeng_0_0_0@sina.com。 另本博客不做免费广告,未经允许的广告留言一旦发现马上删除。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法国小城里的千年英法恩怨

2017-11-10 5:08:57 阅读202 评论0 102017/11 Nov10

下面的图片,拍摄于1944年刚刚解放后的法国城市巴约,它是盟军诺曼底登陆后第一座被解放的城市。照片中散步的,多为英军士兵,他们散步的街道,如今依然没有什么变化,你还会在下面的图片中看到现在此街道的样子。

这座法国大西洋沿岸城市,如果你不是太了解英国史,可能会一走而过不再停留,虽然她保留了很多古代建筑,有些韵味的街道,但西部欧洲这样的城市太多了,没有什么过于独特之处。但如果你稍微了解点这里的历史,就会被吸引,英法千年的恩怨,在小城巴约很好的体现了出来。

故事要从巴约城外的英军(英联邦)二战公墓开始说起,因二战诺曼底登陆死了很多人,所以在这一带会看到无数的盟军乃至德军公墓,这一点不奇怪。在此英军公墓对面有一座纪念碑,是用来纪念一千多名未找到遗骸的死亡英军士兵的,纪念碑上的拉丁文很有意思,翻译出来大体为,“曾经被威廉征服的我们,现在解放了征服者的国家。”这是一句听起来有些拗口的话,更何况还是用拉丁文所写,如今没有多少人会注意,但如果你看懂了,就会激灵一下,横跨千年,历史还会这么的反转。。。

公元1066年,英王爱德华逝世,因他膝下无子,位子落入外戚哈罗德之手(哈罗德为爱德华妻子之兄),史称哈罗德二世。据说,爱德华病榻之上亲口把王位传给了他。但这种说法很难让人信服,挪威国王哈拉尔与诺曼底公爵威廉均以各种理由提出要继承英国的王位。率先出兵的是哈拉尔,在英国斯坦福桥一场大战,哈拉尔战死,但哈罗德二世率领的英军也遭重创。接下来威廉统帅六万大军在英国登陆,与疲惫的英军交战,最终英军全线溃败,国王哈罗德二世战死,诺曼底威廉开始统治英国。这就是英国史上极其重要的事件,史称诺曼征服。

作者  | 2017-11-10 5:08:57 | 阅读(202) |评论(0) | 阅读全文>>

Riquewihr的清晨

2017-11-1 4:08:00 阅读309 评论5 12017/11 Nov1

我极幸运,在去科尔马的途中,路过这么一座梦幻的小镇,那时天色已晚,我们索性找个小店住下,第二天一早起来攀登周围山上的城堡。

Riquewihr是法国阿尔萨斯山谷里的一座小城,她的周围都是和缓的山。这里的居民,多在周围的山上种植葡萄,靠酿制葡萄酒生活。古代这里相当富裕,为抵御外敌入侵,除了在镇子周边建有城墙,四周山上也有不少碉堡,用以观察远方的情况。当然了,如今这里的居民靠旅游得来的收入,要远高于贩卖葡萄酒了。

Riquewihr这个名字是法语,现在猛的一看根本看不懂是啥意思,实际Rique就是Richo,是古代一法兰克人的姓氏,这地方古代有一姓Rique的大院子,有房屋有地那种,罗马时代称这种住宅为Villa,当然现在Villa指别墅了。Rique的Villa,人们当时就这么叫这个地方。时间长了外加口音,就成了Riquewihr。说白了,就类似与咱们中国的张庄,李庄,是一个意思。

这个镇子历经千年,由于其僻静的位置躲过多次战乱,房屋多保持几百年前的形状,热兵器时代来临后,城墙失去用处,很多住家依托城墙建起房屋,我下面的街道实际就是曾经城墙的一部分。城墙的两边,均建有房屋。

当清晨的薄雾散去之后,我们走出镇外,那是一片连绵不断的葡萄园,沿着山一望无际,在山顶上我们能看到城堡。我们盘算着,是不是要去城堡那里,时间够不够用,因为那旅店10点钟就要退房,我们也不可能再在这里待一天。最后还是决定不冒险去了。大胖对葡萄架子上的葡萄很敢兴趣,当然葡萄也熟透了,我摘了几颗,极酸,这酿葡萄酒的葡萄不好吃。

Riquewihr的几幅图。

作者  | 2017-11-1 4:08:00 | 阅读(309) |评论(5) | 阅读全文>>

一座反差极为强烈纳粹集中营

2017-10-24 4:26:43 阅读366 评论2 242017/10 Oct24

下面这幅珍贵的照片,拍摄于Volary(现属捷克境内),反映的是1945年美军占领该地后,强迫当地的德国居民从一群惨不忍睹的尸体前走过。这些被拍成一排的,已经瘦的像鬼一样的尸体,死亡之前本来在附近的集中营内,由于盟军的逼近,纳粹强迫他们离开集中营向德国本土步行前进,大量的人在路途中遇难。这样的死亡行进其实本来就是纳粹的阴谋,实际就是让他们死在途中。多说一句,如果二战后的美军也让日本老百姓看看日本法西斯在中国做的事,估计他们会反省的深刻一些。

法国孚日山脉里的natzweiler纳粹集中营之前写过一篇,没写完,今天接着写。

二战之初,纳粹占领法国之后,在孚日山脉里发现了相当漂亮,质地优良的红色花岗岩石,我以前曾专门谈到纳粹时期修建了很多宏伟的建筑(如今不少建筑还在,比如柏林的1936年奥利匹克体育馆,纽伦堡的纳粹阅兵场),很多建筑需要这种花岗岩。开采矿石的这种繁重工作当然就交给犯人来做,这是natzweiler集中营最开始建立的原因。

然而这些有劳动能力的犯人---犹太人,同性恋者,持不同政见者,以及后来的苏联战俘仅仅是工具,他们既需为纳粹开采矿石,又需供医生做人体试验,基本上,进入集中营后就是劳动一直到死亡,没有释放的可能。为震慑大家,纳粹在此集中营的最前部小广场上设有一绞刑架,据生还下来的人回忆,这个绞刑架几乎每一个月会绞死一人,杀人时全员需集合观看。绞刑架下的木凳设计很独特,当犯人套上绳子后,下面的木板徐徐放下,速度非常缓慢,犯人会挣扎好久才会死去。

该集中营里目前依然保留有当时医生做人体实验的房屋,其中反差对比之强烈很让人错愕。这是一栋连体简易房屋,在整个集中营的最下方。

作者  | 2017-10-24 4:26:43 | 阅读(366) |评论(2) | 阅读全文>>

科尔马的色彩

2017-10-23 4:01:28 阅读290 评论3 232017/10 Oct23

去科尔马,无论从哪个方向,都要经过无数的转盘路,如果你够幸运,会看到一个转盘的中心伫立着一座胜利女神像,这座美国胜利女神像的复制品,是用以纪念她的原作者,他来自科尔马。在路上,看到的自由女神像。

在科尔马,我们遇到几位来自中国南方的旅行者,他们流连于那里的鱼市码头,迟迟不愿离开。我们闲聊,得知他们在国内曾看过一张那里晚上的照片,异常的美丽,所以就准备一直在附近待着,等到晚上路灯亮了,再拍张照片,他们明天就要离开欧洲回国了,晚上还要再驱车赶去法兰克福,他们也知道,可能这一去,不知什么时候还会在来了。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科尔马都是美丽的,无论是人声鼎沸的街道还是极为僻静的角落。这个城市有意思的是,当你在接踵摩肩的集市中稍微一拐,就发现来到一个没人的胡同,两旁奇形怪状没什么规则的房屋让你充满好奇,这房子住过些什么人,是怎么建成这样的。

上图的街道名为Rue des Tanneurs(制革街),房屋明显是经过多次加盖的,至少有个二三百年历史了,在那个年代,科尔马还是个制革中心,工匠们把兽皮拿出来晾晒,就在这条街上。这里的房屋框架都是木头,我还在一户人家里参观,进去就是各种木头支撑的顶棚,门梁。毫无疑问,这些房屋每年要投入巨资进行维护。

科尔马的房屋。

这座城市几乎到处都是鲜花,我搞不清楚是否是因为我来的季节,10月初是鲜花盛开的季节?按理说夏天才更是吧。科尔马好像把所有能种花的地方都种上了,桥上,窗台上,甚至是路灯杆上也挂上花盆。本来这座城市的木架结构房子就是五颜六色,再加上鲜花,色彩实在太过缤纷,这样的色彩很容易让我记忆恍惚,仿佛到了巴塞罗那。

作者  | 2017-10-23 4:01:28 | 阅读(290) |评论(3) | 阅读全文>>

法国乡下的农贸店

2017-10-16 3:29:06 阅读455 评论2 162017/10 Oct16

土路的尽头有一山丘,山丘之上有一小村子。我想,在那山丘之上看这一望无际的葡萄园,肯定是个绝佳的位置。

法国乡下,很多的村子里都保留有相当古老的东西,我几年前香槟大区的农村,还看到过很多取自河水的洗衣房,现在这些洗衣房早就弃之不用,但房屋,引水的水槽都保留着,估计都已经成了文物,在阿尔萨斯地区也是如此。当然,法国北部相当萧条,很多房屋破旧不堪,人口流失也严重,阿尔萨斯则不同,我每每经过一个村子,就能看到家家花团锦簇,房屋也漂亮。我去的时候是十月初,不少地方因为在葡萄酒之路上,人声鼎沸,我不是太愿意凑热闹,就驾车随着小路走,说不定就能看到新鲜事。

前文说的山丘上的小村,村子中央保留的泉水和两个石质的马槽,显然,在那个年代,经过的牛马是可以在这里饮水的。

这村子没啥人,村路一侧则画着车位,没有payant的标记,可以随便停车。我们下的车来在村里转,偶尔过来一人会笑着跟你说bonjour,区分德国和法国人很容易,就看他见你说的第一句话,说法语的肯定是bonjour,说德语则说hallo。这德法两国语言有意思的事情特别多,我以前写过不少,今天接着写点。

从这个小村边上,居高临下能拍到大片的葡萄园,我们还看到一标着pomme招牌的店铺。德国人管炸薯条叫Pommes,我们看到那招牌顿感腹中饥饿,也到了饭点儿了,就直奔那里。

到了店铺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饭店,而是当地一农贸店,里面是大筐的苹果,而且分门别类,有富士,Gala,等等种类相当多。红富士我最爱吃,而且价格相当便宜,1公斤1.1欧元,就是四五块人民币一斤,旁边有品尝的地方,我各种苹果都是试了试,也可能是饿啦都那么好吃,于是就这个10斤那个10斤开始买了。

作者  | 2017-10-16 3:29:06 | 阅读(455) |评论(2) | 阅读全文>>

孚日山脉中的两栋神秘房屋

2017-10-13 1:20:01 阅读329 评论2 132017/10 Oct13

法国,孚日山脉南段,我们走走停停,每每看到美丽的景色,就停下车子出去拍照。直到汽车开始爬坡,弯道越来越多,我们就开始专心一致的开车了。

这是一条寂静的山中公路,两旁是大片的森林,那天山上有雾,我小心翼翼的开着车,不知不觉路过两栋房屋,因为开的慢就有时间留意了一下,我感到有点奇怪,这房屋四周明显有被打理过的痕迹,围着的冬青树已经长得很高,但修建的很整齐,奇怪的是房屋却破旧,墙面上模糊印有什么字,屋顶上的烟囱已经锈的不成样子,我这个人一向对人去楼空的房屋感兴趣,这有点类似猎奇的心理,当年我去东欧转,有时能看到整村整村的空置房屋,房屋里的门框上,还留有父亲为孩子量身高时画的杠杠,那里在几十年前也曾欢闹过。

我开出去没多远,好奇心就上来了,心想这荒凉的山里两栋房屋是干啥用的,过去看看,于是调转车头停到路边。下车先奔那漂亮的房屋。

大门口隐约能看到“restaurant”,“bar” 的痕迹,这个特别明显曾经是一个餐馆。我从窗户往里看,里面都是木头的精装修,可惜是空空如也,灰尘厚厚的盖在上面,房后有些墙体出现裂缝,很明显这个餐馆已经空置好多年了。可能这时候会有人要问,为何在如此荒凉的地带会建个餐馆呢?答案在另一栋房屋里就会揭晓。

另一栋房屋在马路斜对面,略显简陋,房屋门口法语写着chambre a gaz吓了我一跳,这是毒气室的意思。右边则分别用法,德,英三种文字写着开放,我索性推门进去,又吓了一跳,正对大门竟坐着一老人在写什么东西,房屋内虽干净却什么也没有还很破旧。老人见有人来,冲我点头微笑,我一下恍然大悟,此为一纳粹时期,德国人修建的毒气室,老人则是看门的。

作者  | 2017-10-13 1:20:01 | 阅读(329) |评论(2) | 阅读全文>>

德国唯一在国外的飞地

2017-10-10 3:48:42 阅读379 评论2 102017/10 Oct10

 在继续阿尔萨斯地区的文章之前,本文写点别的,因这个公众号毕竟叫游遍德国,德国的文章还是应该常写才是。

上图是在瑞士境内的德国领土Buesingen,照片中两部电话亭,一部是瑞士安装,一部则是德国安装。

这个小城Buesingen当然不是啥旅游景点了,但我估计很多人都会路过,因它旁边挨着瑞士Schaffhausen州的州首府,欧洲流量最大的瀑布就在那里,多数人跑这里来都是看瀑布的,我当然也不例外。

下面先放一幅地图,大家就能很清楚的看明白这个Buesingen的位置,实际它四周均被瑞士包围,实属德国一外飞地。但凡出现这样的领土,必然有独特的历史,到底德国这块领土是怎么形成的呢,我简单说一说。大家知道,中世纪欧洲日耳曼人统治的区域,都是一个个的封建城邦。德国,瑞士,奥地利等国境内历史上都是。1501年Schaffhausen作为一个城市加入了旧瑞士邦联,但注意,这时加入瑞士邦联的,仅是Schaffhausen这个城市,并不是一个州(这个州其实是后来逐渐演变形成的)。此城市周边的村镇,还依然归强大的哈布斯堡王朝下属的贵族管辖。古代贵族统治的领土可以继承当然也可以变卖,17世纪之后,Schaffhausen逐渐开始从哈布斯堡贵族手里买下了周边村镇的管辖权,如果按正常的历史发展轨迹,这个Buesingen会成为Schaffhausen州的一部分而不可能成为德国的领土,只不过这时出现了一个意外事件。

小镇Buesingen的领主Eberhard(注意这时依然归属哈布斯堡王朝),因宗教信仰冲突(至于啥宗教冲突,我阅读的Geschichte

作者  | 2017-10-10 3:48:42 | 阅读(379) |评论(2) | 阅读全文>>

在法国小镇上吃个饭费大劲了

2017-10-8 3:46:11 阅读467 评论3 82017/10 Oct8

上文说道,如果去法国游玩,不到他们的小餐馆吃个饭真就是差点意思,别说法国的小餐馆了,就是法国小店里卖的三明治,也极有特色值得一尝。你不要看法国和德国都吃奶酪和面包,法国的奶酪就格外的臭,吃起来就格外的香,长棍面包特有嚼头,更不要说法国的萨拉米生肉熏制的肠子。

在阿尔萨斯附近有一特漂亮的小镇名为Eguisheim,我租的房子就在镇边上。法国有个专门测评最美小镇的机构,在上莱茵省被评上的,就有这个Eguisheim。该小镇的特色之处是房屋一圈一圈的建,有这么三四圈,都围绕着中心的教堂。去里面转时,只需转着圈走就行,没多久就会到原点,完全不用担心迷路。此小镇绝对是一旅游胜地,每天游人如织,我去的时候还赶上周日,人就更多了。

在这个镇子上晃了半日,到最后天就黑了,肚子开始咕咕叫,我见镇子中心有不少饭店,就信步走进一家,一进门就闻到淡淡的臭脚味道(这里要说明一下,但凡出现这种情况的多是好饭店,这臭脚味其实是奶酪发出的,德国人形容脚臭还有个词叫kaesefuss(奶酪脚),就说明奶酪真要散发出味道来就和臭脚味差不多),我当时就断定此饭店错不了。

这个饭店很像中世纪的客栈。

还有要说明的是,去西欧来旅游,吃馆子基本不用担心被宰,至少我从未被宰过,不管是多么著名的风景区里,饭店价格都很正常,我们当时两个人加孩子,总共花费35欧,其实是很实惠的价格。

法国的前餐极有特色,可以点不同的salami肠类,也可点搭配面包的沙拉,这个搭配的面包上会覆盖一片熏肉片再加融化了的奶酪,此餐端上来以后满桌子臭脚丫味道,真是相当奇特的经历,当然口味则相当棒。

作者  | 2017-10-8 3:46:11 | 阅读(467) |评论(3) | 阅读全文>>

阿尔萨斯的今天

2017-10-5 4:57:16 阅读314 评论2 52017/10 Oct5

从法国的南锡去科尔马,驾车需经过一不小的山脉,该山脉名为孚日。跨过孚日山脉就进入阿尔萨斯。

法国阿尔萨斯地区即使到了现在依然很特殊,她与德国仅隔一条莱茵河,可与法国其他地区却隔了挺大一孚日山脉,德国如进攻这一区域相当容易,而如果法国进攻她就有孚日山脉阻挡。这一区域以前一直说一种德语方言即阿尔萨斯德语,可现在当地年轻人会说的已经很少了,原因是二战后法国强制规定法语为唯一官方用语,学校也仅用法语教学。几十年过来后,现在只有80多岁往上的老人还能说完整的德语,年轻点的,要么就干脆不会说,要么能说些德语,但已经是几个词几个词往外冒了,这是我这次去该地区的真实感受。在阿尔萨斯Riquewihr小镇,我曾碰到过当地的两位老奶奶并上去问路,德语交流没有一点问题,她们是居住在当地的老百姓。阿尔萨斯地区的德语方言虽有口音,但显然要比奥地利,列支敦士登这些地区的德语口音要轻很多,很容易听懂。至于阿尔萨斯的语言问题,这是后话,以后会详细的谈。

我当时开车跨越孚日山脉,其中路途说不上艰险,但天气却不好,山下就起雾,越往上走雾越大,开车经过山中一平坦路况时眼前突然出现一巨型雕塑物,心想这荒郊野外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就进去查看。

估计没人会想到,这孚日山脉里纳粹当年还建有一特大集中营,两万多老百姓死在这里。我花了一整天时间在那里参观,很多集中营里的东西保留到现在,对比之明显观看之后很让人错愕,此集中营我会专门用一篇文章来写。

而距离此集中营不远,就是极为美丽,宛如仙境一般的阿尔萨斯山谷,平原地区。

十月初的阿尔萨斯是葡萄成熟的季节,漫山遍

作者  | 2017-10-5 4:57:16 | 阅读(314) |评论(2) | 阅读全文>>

孕妇跳楼这事,所在医院有大责任

2017-9-7 20:18:28 阅读1250 评论0 72017/09 Sept7

昨天早上的事,陕西榆林产妇生孩子时,因疼痛难忍,从医院产房跳下,她和马上要出生的孩子双双死亡。这则新闻让我看的痛心不已。我估计每一个看到这则新闻的人都和我有类似感受,痛心之余可能马上就会转成愤怒,这种悲惨的事到底是谁造成的?因中国的媒体特别是现在不少的自媒体特别喜欢通过夸大甚至歪曲事实来制造轰动效应,以达到吸引流量的目的,而我们的民众,很多则是点火就着,昨日就已经有很多人发一些所谓老公,婆婆不让剖腹产,导致孕妇绝望跳楼的推理演义。后来生母出来说话,原来人家亲妈也在现场,这种声音就小多了。即便用最卑劣的揣测,婆婆老公出于省钱,出于第二胎等奇葩目的死活不让剖,亲妈也拦着?这根本不符合逻辑。

因我也曾经是孕妇的一员,三年前也是经历生死之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大胖生出来,这个事情多多少少有些自己的判断,虽然我不是助产科医生,实际我也希望能看到专业医生的判断文章,这样的文章要更有说服力。

一,顺产和剖腹产,到底应该听谁的?

很多人认为医院不可能拒绝剖腹产,因剖腹产利润要比顺产多很多,以此推定是孕妇家属的责任。这恰恰反映了中国医院里一种扭曲了的道德观和价值观。医院本应该以救死扶伤为第一要务,出发点应该在患者这边,利润是第二位,可在前几年,医院为追求利润,动不动就推荐剖腹产,据说直到政府出台剖腹指标才遏制住。就生孩子这事来说,剖腹产虽然能很快解决问题,但给孕妇带来的损害极大。在正常情况下,顺产才是第一选择,顺产还是剖腹产,应该由专业医生做出选择而不是家属。我非常担心此事一出,生孩子是否剖腹变成了生孩子一方的选择,这恰恰迎合了医院追求利润,撇清责任的需求,最终倒霉的只有孕妇,这就会出现更大问题。

作者  | 2017-9-7 20:18:28 | 阅读(125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们真应该看看德国是怎么维护小镇的  

2017-9-6 3:00:57 阅读1706 评论3 62017/09 Sept6

这个地方,现在无论如何也只能算是小镇了,它甚至比一般的德国小镇还要小。我从里面转了一圈,连一个小时都没用。可大家注意,在中古世纪,此地却是德国日耳曼地区极著名的朝圣之地。

Fritzlar,黑森州北部小城,取名原意Friedeslar,就是幸福的地方。这地儿现在看挺普通,也没啥外国人来,可在遥远的公元八世纪,那时候还没有德国这个概念,此地的日耳曼人信奉的是北欧神话中的神,还未皈依基督教。从英国来的Bonifatius前来传教,发现此地百姓根本不信他说的。北欧神话中有一Thor神,力大无比,他的化身为一大橡树,这棵树就在Fritzlar。当地百姓经常去此树下膜拜。一天Bonifatius叫上大伙去树下,说要拿斧子把大树砍掉---你们不是说此树是大力神的化身嘛,那我砍砍,你们看会发生什么。众多老百姓都嘲笑他,认为只要他一砍必定被树打死(不要笑,当时的人们确实如此),结果树被砍倒,Bonifatius当然啥事没有了,这就一举破除了日耳曼人当时信奉的北欧神话,此人借机传教,从此基督教在德国日耳曼地区广泛传播。大家注意,这个砍树行为被认为是德国日耳曼人皈依基督教的开端。而砍树的这个地方,Fritzlar,早期历届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均作为圣地看待。查理大帝,亨利一世等都在此设有行宫,在砍树(公元723年)不久修建的主教教堂,到现在依然矗立在Fritzlar,下图即此主教教堂,教堂前的雕塑,就是以Bonifatius砍树为主题修建的。

下图是此教堂资助修建的一套循环系统,黄色大桶里面实际是养的鱼,鱼排出的粪便用来给旁边的蔬菜施肥,渗透出的水再过滤给鱼,以此循环往复。

作者  | 2017-9-6 3:00:57 | 阅读(1706) |评论(3) | 阅读全文>>

房价的问题

2017-8-28 1:18:16 阅读3041 评论6 282017/08 Aug28

我回德国后,屡次想写国内的房价问题,但总是犹豫不决,写写停停。国内各种论断多如牛毛,彼此相反的论点也让你看的都好像有道理。我去年刚刚在德国买了处公寓,而在国内,由于爹妈所住楼房老旧不堪又是六楼无电梯,他们岁数越来越大,一直想换处房子,我今年夏天回国就帮着看,下面是写写我在国内买房的一些体会。

先把结论说出来吧,如果中国现存的土地供给体质不改变,房价会一直上升,当然这样的奇葩体制能维持多久不知道。下面谈谈这个结论是怎么来的。

我是五月份回国帮爹妈看房子。他们都六十多了,腿脚越来越不灵便,就想换个带电梯的楼房。然而我那段时间在济南找来找去,却很难找到合适的房子。一个是新楼盘非常之少,济南西客站建了那么多楼房,还是价格洼地,但一问全部卖空了。当然西部,北部有卖二手新房的,价格从前年或去年购买时的七千多,九千多,一下上涨到一万三,一万五。上涨幅度之快,之大让人难以忍受。要知道这两年工资可没长多少。

我和爹妈在周末时去济南南部的仲宫走亲戚。亲戚的一处院落修的相当别致且闲着,听说我们要买房,就说此处院落八十万卖给我们。但这种农村宅基地的房屋,城市人根本无权利购买,签的合同无效,就算是亲戚,最后翻脸不认账也肯定不行啊。与之类似的,是城市里面的,归村集体所有的小产权房。根据国家法律,城市人都不能买,虽然众多城市老百姓都在购买小产权,但国家咬死不承认。

大家知道,中国的土地所有制分全民和集体两种,城市的土地归全民所有,农村的土地则归当村的全体村民。中国以前的城市才多大?土地资源才多少?更何况不是所有的城市用地都是居住用地。城市扩张中,有的农村变城市,村集体在集体土地上建起高楼,卖给城市人,这就是小产权,按政府的说法,这些都是不合法的。

作者  | 2017-8-28 1:18:16 | 阅读(3041) |评论(6) | 阅读全文>>

勃朗峰那旮沓真够冷的  

2017-8-10 4:43:18 阅读2373 评论4 102017/08 Aug10

下图是去勃朗峰的路上,此地海拔两千一百多米,已经出现大片的积雪,当天天气不好,再往上就是大雾,啥也看不到了。所以我们没能继续坐缆车向上到三千八百多米的地方,更没看到勃朗峰顶,有点遗憾。

如果本篇能给您带来些许凉意,也算我没忙活。

我们是七月底去的勃朗峰。从德国一路南下,海拔越来越高,温度越来越低,德国气温20多度,穿过瑞士到了法国阿尔卑斯山山上住宿的旅店,温度就11度了。那旅店靠近小镇morzine,在一千多米的山顶上。我当时订旅店时,并不知道这个情况,因勃朗峰山下霞慕尼小镇里,旅店太贵了,就扩大范围,在距离80多公里的地方找到的此旅店,五星级,40平米的套房一天100欧,一家三口已经很合适了。现在想来,这价格不贵也是有原因的,开上去太费劲。

下图是我们在阿尔卑斯山里面穿行的路,这只是一小段。此路一边是山一边悬崖,也没有栏杆,稍不注意就下去了。

到了旅店就发现当地温度很低,而且天气不好,早上大雾,一会又下雨,当地人凭经验告诉我们,这时候不是上勃朗峰的最佳时机。另一不好的事情是我到达旅馆后就开始咳嗽,根本停不下来,严重影响开车。这种情况我从来没碰到,看来年龄稍微一大身体事情就多,我还准备明年夏天拉几个人一起搞欧亚大陆行呢,一旦在路上生了病可真就是麻烦事,身体真是革命的本钱啊。

在旅店两天后天气依然时雨时晴,身体则好了些,心想既然来了怎么也要杀过去看看。离勃朗峰最近的,有两小镇,一个在法国,叫霞慕尼,一个则在意大利,名字忘了。这两个小镇之间由一条著名的白山隧道相连。这个隧道全长10多公里,是连接法国和意大利的捷径

作者  | 2017-8-10 4:43:18 | 阅读(2373) |评论(4) | 阅读全文>>

贡比涅森林里凋落的鹰  

2017-8-4 20:53:58 阅读2329 评论3 42017/08 Aug4

从法国的阿拉斯一路南下,去贡比涅附近的旅店。那天的天气不好,一直淅淅沥沥的小雨。我们不知不觉开到森林中去,更加荒凉了。

法国北部有你想象不到的荒凉,公路上经常性的看不到人,即便路过村庄,也空空如也,让你怀疑是不是进了死城。如果进入森林中,就更是如此,好在那片森林中的路还算宽阔,平整。德国的森林多在山区,期间的路拐来拐去,上上下下,开车走这种山路要格外小心,法国的这种平原林地要好很多。

我们进去的这片森林,名为贡比涅森林。当年一战结束时德国向法国投降,签订停战协定,以及二战时法国向德国投降,签订停战协定,都是在这处森林里的一处火车车厢里完成的。想来也够有意思,这么一重要地方,现在却看不到人烟。

上图即为当年两次签订停战协定的地点,铁轨上面应该有一火车车厢,这一车厢的去留很有意思。第一次签停战协定(1918年)时所使用的车厢,一战结束后被法国人放博物馆里展览了。到第二次再签停战协定(1940年)时,该车厢被希特勒从博物馆里拉出来,又放到相同的位置,这个车厢从博物馆里拉出来的照片我看到过,因为大门不够宽,还把大门给毁坏了。签署完毕后,该车厢被德国人运到柏林去展览了。1945年希特勒眼看大势已去,心想肯定不能再留着这个车厢,否则法国人要再羞辱一遍可咋办,于是就把车厢拉到图林根州一小镇上销毁了。据说其残骸后来又挖了出来,不过肯定是不能恢复原状了。现在这个地方有一博物馆,展出的一节车厢也是复制品。

有人问为何德法要选这个地方签协定。二战希特勒那次不用说了,显然是要报复,所以他要求同一位置,同一车厢,甚至他坐的位置,都是当年第一次签协定

作者  | 2017-8-4 20:53:58 | 阅读(2329) |评论(3) | 阅读全文>>

依云的水

2017-7-29 4:40:54 阅读1803 评论4 292017/07 July29

从巴塞尔一路南下,经伯尔尼去勃朗峰。瑞士屁大点个地方,还分好几个语言区,如何知道到达那种语言区了?可从公路上的标示看出。经过伯尔尼时,各种公路标示全德语,这是德语区,到了弗莱堡(注意这个freiburg是一瑞士城市,在德国还有两座相同名字的城市),就发现标示既有德语又有法语,想必此城是法德混居,两种官方语言。再往下,就进入法语区了。

快出瑞士时,我们看到一蓝汪汪,还有些发绿的大湖,湖边一城名为蒙特勒,瑞士挺有名的西庸城堡就在附近,但我们没有太多时间,继续驱车前行,从蒙特勒,我们下了高速,开始沿湖边公路走。

此湖名为日内瓦湖,是欧洲第二大湖,世界上极为出名的旅游胜地,湖边小镇几乎都被开发成旅游度假区。我们沿途穿过的,就是这些小镇,公路一边是山,一边是湖,景色美不胜收。期间穿过一大镇子,游客暴多,公路上人行道一会儿一个,汽车如蜗牛般行进。我看看导航,离所订旅店还有80多公里,不远了,这镇子人那么多,肯定有点意思,不如停车休息,看看到什么地方了。

下车就看到一大赌场,上写Evian casino,怎么叫依云赌场?再一看导航,心头一乐,还真到了依云。。。

人声鼎沸的依云

德国,奥地利,瑞士等国的阿尔卑斯山脉里,不管是自来水,泉水还是高山融化的雪水,我都直接喝过,从未闹过肚子,其水质的清冽纯净让人无法忘记,山上的泉水,雪水汇成小溪流入山谷,构成大大小小的湖泊,这些湖泊多呈现幽幽的蓝色或绿色,近处一看清澈见底,日内瓦湖当然也是如此。

靠近依云的山脉,注意这处山泉,下面的储水其实是给牛羊喝的。

作者  | 2017-7-29 4:40:54 | 阅读(1803) |评论(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