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盖昭华的博客

懂点历史,懂点文化,懂点摄影

 
 
 

日志

 
 
关于我

盖昭华,女,山东人。山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学士。法兰克福大学考古专业硕士。本博客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盖昭华所有,保留全部权利。谢绝任何形式的未授权转载,摘编,以及图片引用。多谢各媒体支持,欢迎认真合作。 约稿联系信箱: liupeng_0_0_0@sina.com。 另本博客不做免费广告,未经允许的广告留言一旦发现马上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说点经济学上的事  

2012-01-21 02:40:01|  分类: 杂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觉有挺长时间没写纯文字上的东西了,今天写点想法,如果你对哲学或经济学感兴趣的,请继续往下看。

    对于某些学科,比如人文科学领域,政治经济学方面的,社会学方面的,历史学方面的,等等吧,我们是否应该用辩证唯物主义的哲学方法去思考问题呢?这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如果你在大学是学经济或管理的,西方经济学就是必修科目,微观经济学中的核心是价格决定理论,即供给和需求共同决定价格,而这个需求牵扯到效用价值论,什么意思呢?就是人们认为这件商品有无价值或值多少价格取决于对自己的效用。举个例子来说,如果你很饿的时候,你可能愿意掏50元或更多来吃一碗面,但当你饱的要吐的时候,别人就算倒贴钱你可能也不爱吃这碗面了。有很多很“值钱”的东西,可能对你一文不值。这就是效用价值论。这是一种典型的唯心主义理论,也就是说是从唯心论上推导出来的。从这个角度是来讲,我们把此经济学翻译成西方经济学并不合适,因为里面没有马克思的经济理论,而是正与马克思相对,所以似乎翻译成唯心主义经济学更合适些。

    而马克思运用辩证唯物论的观点,最终推导出了劳动价值论,即C+V+M得出商品的价值。马克思用自己创造的Mehrwert(剩余价值)来解释资本家的剥削,来解释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比如资本主义生产无限扩大的趋势和劳动人民支付能力相对缩小,比如单个企业生产的有组织性和整个社会生产的无政府状态之间的矛盾,并导出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是无法根本解决的,最终要实行计划经济来解决这一矛盾。

    马克思的逻辑分析是严丝合缝,无懈可击的,问题的关键是其所用的哲学方法,就是我们能不能用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去分析人文科学领域的问题呢?用句简单的话讲,人是不是机器呢?我们说计划经济是不讲人性的,比如一个人一天需要多少米多少油多少肉,全部都有计划,通过各种票据来定量,人们当然会有增长的需求,但同样需要计划来实现,经济学中有个运筹学科目,专门讲计划统筹的,我们说以前的社会主义国家这方面最在行,比如东德,比如我们的大数学家华罗庚,就是专门搞这个的。可如何通过一个计划来正确解决千差万别的个人需求呢?即离开了价格,我们怎么才能知道人们的真正需求是什么呢?而人们的需求,如我上面所讲的,恰恰是通过商品对个人的效用来实现的,这就又陷入唯心主义了。我现在先不谈计划经济中的效率问题。

    奥地利经济学派有个经济学家叫做ludwig von mises的,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已经预测到计划经济必然破产,而其采用的Methodologische individualismus,就是一种唯心论的哲学方法。说白了,在经济学领域,人们运用主观主义的方法去分析问题,已经是自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以来西方经济学界的主流了。

    我早在以前的文章中就谈到,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同样很难站住脚,但他又与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互为补充,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翻看我之前的文章。我在这里要强调一个悖论,即马克思谈到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即如果生产力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就无法出现相应的生产关系,即便出现也不能适应。这也是他为什么说社会主义革命应该最先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发生。但实际情况是社会主义革命只在贫穷的国家出现了,而当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你很难想象会发生无产阶级革命。那么这些国家低下的生产力显然和“高级”的生产关系不适合。怎么解决呢?如果继续发展资本主义经济,允许资本家的存在,那么他们必然在政治上有所诉求,无产阶级如何能保证自己的统治地位呢?如果强制取消资本家,直接进入计划经济,你又怎么解释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一理论呢?事实上所用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或多或少采用主观和强制的方法消灭了资本家。这就是悖论。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中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所决定的,这种先入为主的说明“谁是统治阶级”的理论,不符合哲学中的证伪原则,必然导致专制的结果。

    但我们不能说马克思的理论毫无用处,比如在经济学方面,他尤其指出了资本主义纯粹的laissez-faire(即自由放任)是不行的,是会出乱子的。但laissez-faire恰恰是资本主义的微观基础,这来自亚当斯密国富论中的看不见的手,亦是西方经济学微观部分的核心,即在一个完全竞争市场中,经济可以单纯通过市场调节,政府最好啥也别干。在1929年大萧条之前,是没有多少人去研究啥是Marketversagen(市场失灵)的,直到凯恩斯的出现,才有了所谓现代宏观经济学。就是政府必须对经济有所干预,以减少市场失灵,调节经济周期。但这个和马克思纯粹搞计划经济是两码事。就是说我们要限制绝对的自由而不是否定自由,西方的法律同样是自由主义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

    胡适说,多谈些问题,少谈些主义。李大钊则强调要一揽子的解决问题。说白了就是改革或革命,一个是站在人性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一个是站在把人当做机器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计划经济确实是一揽子的解决问题了,再也不会有经济危机,但却忽视了人性,把人当做机器,所有不甘于做机器的人最终都会起来反抗,这是必然的事儿。资本主义社会通过改革,直到现在也无法彻底解决经济危机,只能把危机的危害性尽量减少。我看要想彻底解决经济危机很难,因为人首先作为人就有主观性,他会反映到经济社会的各个领域,从而带来经济波动和周期。危机的最终解决取决于人们的理性程度,这又是唯心的,同时取决于信息的透明度和传播速度,这可能又是唯物的吧。

      有人谈中国的问题是政府干预过多而市场的作用太少,这不是问题的实质。我说中国就是一个半吊子的市场经济,为什么大多数西方国家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呢?这并不是什么歧视,衡量是不是市场经济国家的标准有两个,一个是市场调节价格,即上面说的所谓看不见的手,一个是生产资料私有制。中国问题的实质是官僚甚至是世袭的官僚利用手中的权利,利用公有制的名义占有生产资料搞垄断企业,大发其财又不愿意放手。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今天先说到这,提前祝各位看官春节愉快。

  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