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盖昭华的博客

懂点历史,懂点文化,懂点摄影

 
 
 

日志

 
 
关于我

盖昭华,女,山东人。山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学士。法兰克福大学考古专业硕士。本博客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盖昭华所有,保留全部权利。谢绝任何形式的未授权转载,摘编,以及图片引用。多谢各媒体支持,欢迎认真合作。 约稿联系信箱: liupeng_0_0_0@sina.com。 另本博客不做免费广告,未经允许的广告留言一旦发现马上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德国街头的恐怖吸毒者  

2013-01-13 16:33:55|  分类: 杂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发于新一期《世界博览》,有修改

“萨沙,你还好吗?你可记得我是谁?”萨沙迷茫的眼睛里突然一亮,这时我听到了像很多乞讨者重复千遍的话,“请问你有零钱吗?”我从钱包里拿出十欧元给他,他接过钱就直奔火车站的地下通道,那里三三两两聚集着吸毒人群,是个交易的地方。他摸出了身上凑齐的三十欧元,换得了一次性用量的毒品,走出地下通道,跪在街上旁若无人的注射起来。

在汉堡火车站周围,偶然拍摄到的两个吸毒人员。

那是在从法兰克福火车站步行回家的途中,路过红灯区。一位穿着还算整齐的男人在路边垃圾箱里翻找着空酒瓶。德国的空瓶子都有押金,价值从八欧分到二十五欧分,很多的穷人都会靠捡瓶子来补贴生活。特别是在法兰克福的红灯区里,有一些游逛在街上的吸毒人员,捡瓶子是他们最容易的得钱方式了。

那捡瓶者显然是什么也没找到,一屁股坐到地上,可却挡了我的去路。我禁不住端详这个貌似五十多岁的欧洲男人,感觉很是眼熟,“你是萨沙吧?”我冒失的用德语问了他一句。他缓缓的抬起头,混浊又迷离的眼神看着我,果然是他。

 在法兰克福,经过总火车站时偶尔会上来些奇奇怪怪的人,曾有一次我对面的人突然拿出针管往自己的胳膊上注射毒品。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法兰克福火车站附近有专门为吸毒人员提供干净针管,勺子,和火机等的酒吧。这是一个社会工作者开的。在这个酒吧周围聚集的全是瘾君子。相当恐怖。法兰克福的这种人有4000之多。关于这个酒吧,我会在星期四写博客介绍。

 散落在街边的针管。

 这样燃烧后的纸屑在火车站周边区域内随处可见。

 认识萨沙是多年前的事情,当年留学之余在中餐馆里干跑堂,一天一个高高胖胖的波兰男人上门来找工作,可他既不会说中文,德语也非常有限。老板见厨房正巧缺个洗碗工,就让他干了。这个东欧人性格活泼,没多久就和中国厨师们打的火热,我也知道了他叫萨沙。可能很多人觉得洗碗工这活东欧人怎么会干?其实在剧变后的东欧,相当多的劳动力在当地找不到工作而涌入西欧。在德国,基本上所有的脏活累活,比如街道清扫工,厕所清洁员等都是由外国人来干的。好的中餐馆在德国效益好,给的工资也算不太低,所以东欧人也会去干。

对于中餐馆的厨师来讲,重复无聊却又长时间超负荷的工作让他们压抑不已(多数德国中餐馆厨师都需要从周一干到周日,只有周日下午休息半天)。可他们又苦于不会德语又不熟悉德国情况只能在休息时间里在家呆着。这下萨沙来了,虽然他也是个德语二把刀可毕竟是欧洲人,加上他有那么一个逛窑子的小爱好,在一次与厨师们比比划划的聊天中,他们竟然一拍即合了。

自此以后,他们就经常在大家一起吃饭时谈论晚上什么时间出去的事情。当然声音不大,我和几个女跑堂装傻充愣只是吃饭,有时也笑笑。萨沙对我们这些打工的同事是客气的。他从他的波兰老家还专门给我带过一套波兰硬币,他知道我有集硬币的习惯。我也回赠他一些小礼物。

几个月后,萨沙不知怎么经常迟到早退起来,洗碗也不像刚开始时那么勤快了,以至于厨房的盘子摞得老高,老板亲自要去厨房帮忙。这时候的萨沙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开朗,人变得消沉,而且经常的抱怨,这工资太低,挣钱太少了。餐馆的厨师们也开始远离萨沙,他们有时会在吃饭时严肃的讨论一件事情,我后来知道,在一次红灯区里的游逛中,萨沙认识了一些吸毒者,开始学会了吸毒。

 汉堡火车站周围竟有如此肮脏的区域。

 曾经有个吸毒者坐在这里。。。

没过多久我辞去了跑堂工作,开始全力攻读学位。一次去我曾经工作的地方吃饭,见到以前一起干活的兄弟姐妹都很开心,我发现萨沙不在,就问去哪了。大家一下安静下来,面面相觑,一个厨师愤愤的说,他早跑了,临走时还偷了我们几个的钱,还好不多,几十欧元。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因为他曾经给我说过他从中餐馆每月挣的这一千多欧是他当年在波兰的七,八倍,有这钱他可以很好的生活,他为什么要偷?

我以后多年再未见过萨沙,直到文章开头的那一幕出现。

 在德国街头交易的吸毒人员。

在德国吸食很多毒品并不犯法,售毒却要受到严厉制裁。吸毒人士多贫困,而且贫困且无工作之后还吸毒不能享受哈茨四(德国法律,规定贫困人口最低保障为每月374欧元,政府发放,另提供免费住房)的保护。这些人终日游逛在红灯区里,靠别人的施舍和捡瓶子度日,一有钱就会马上换些毒品,吸上,倚在墙角,看着这光怪陆离的世界。

推荐阅读:

2013-01-04   希特勒纳粹曾和中国很甜蜜 该日志已被收录

2012-08-31 | 西方记者镜头里的朝鲜 该日志已被收录

2012-12-07 | 透明国际公布最新腐败指数:中国廉政又不及格 该日志已被收录

2012-07-07 | 你可以揍吴法天,别人也可以揍你 该日志已被收录

2012-04-19 | 欧洲性工作者生存调查 该日志已被收录

2012-02-14 | 德国二战后失去的最大城市 该日志已被收录

2012-01-03 | 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如今是啥样 该日志已被收录

2011-08-14 | 爱神维纳斯故乡里的色男色女 该日志已被收录

2011-01-13 | 巴塞罗那的红灯区很危险 该日志已被收录

2011-01-16 | 带你看看西班牙最牛钉子户 该日志已被收录

2010-08-16 | 昔日奥匈帝国的绚丽风光 该日志已被收录

2010-05-24 | 德国的恩格斯故居可是够奢华的! 该日志已被收录

2010-06-02 | 马克思女儿们的悲惨结局 该日志已被收录

2010-08-18 为啥中国妓女都集中在巴黎  该日志已被收录

  评论这张
 
阅读(1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