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盖昭华的博客

懂点历史,懂点文化,懂点摄影

 
 
 

日志

 
 
关于我

盖昭华,女,山东人。山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学士。法兰克福大学考古专业硕士。本博客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盖昭华所有,保留全部权利。谢绝任何形式的未授权转载,摘编,以及图片引用。多谢各媒体支持,欢迎认真合作。 约稿联系信箱: liupeng_0_0_0@sina.com。 另本博客不做免费广告,未经允许的广告留言一旦发现马上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该说说德国的难民了  

2016-12-21 07:10: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这篇文章很艰难,尤其是在柏林刚刚发生了恐怖袭击,在极右翼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际。默克尔总理今天关于柏林恐怖袭击的讲话我听了一些,我觉得她很难,全德国那些支持接纳难民,努力希望难民融入的老百姓也很难。很多人的观念开始转变,而这个,却是我极不愿意看到的。
在中国的媒体上,只要是欧洲的恐怖袭击,报道里明里暗里多会指向难民,这样的新闻我看过很多百姓评论,多是讥讽默克尔的接纳难民的政策,如果让大家投票中国是否接收难民,我估计多数人会投否决票。
我觉得不少同胞忘了过去很多中国人成为难民的时候了,而那个年代并不久远。改革开放前有多少人偷渡到香港成为难民的?一二百万总有的吧。小老百姓没法选择政局的走向,国家出了问题如果逃难就成了难民,很多时候,你也有可能成为难民,中国稳定了三十多年,你就把之前的事情全忘了?
我在德国认识多少难民,现在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了,中国大陆的,越南的,阿富汗的,巴基斯坦的,伊拉克的,甚至台湾的都有。很多中国难民通过假结婚,换成德国居留,既申请低保补贴,说自己有病干不了活,又偷着打工挣钱。我当年在中餐馆打工时认识一个中国难民,他带我去他居住的难民营,从自己房间冰箱中拿出打的兔子给我吃,要知道德国这兔子是不能随便打的,可他却经常偷着去花园里抓,德国的兔子笨的很,很容易就抓到。
我为什么要写这个,就是要告诉你事实上难民中总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不是因为这些问题就能不接收难民了?
和我一直有联系的清姐,就是位越南华裔难民,当年越共排华,她们一家付给蛇头1斤黄金后出海,辗转多个国家后来到德国,她自始至终感谢德国当年接收难民的政策。从当年的越南到后来的阿富汗,科索沃,伊拉克,多少难民来到德国,这些人你现在在德国街头都可以看到,他们从事各种工作,而他们的孩子早就在德国上学了,德国前任副总理罗斯勒就是一越南战争遗孤,后被德国人收养,这人就长着一张纯正亚洲人面孔。

下面说说为什么要接收难民,我今天不谈什么国际义务,圣母婊之类的话都不谈,我倒想说说别的。我这个人先天对所谓“纯”的东西感到反感,而这种追求“纯”的想法,却是很多人奉若神明的理念,比如很多男人有所谓的处女情结,如果洞房时发现对方不是处女,那这个伤痕就算是烙下了,比如很多人认为不同种族的人不应该通婚(某某功的教主还真这么说过,他认为这样神不会接纳),可事实上,哪有纯种的中国人那,中国人的骨血从古至今不知被浑了多少次,尤其是教主所在的东北地区。德国纳粹时期,为了区分各种种族,在小学时就挂出图例,告知什么是雅利安人,什么是斯拉夫人,什么是亚洲人,“优等民族”和“劣等民族”很难通婚。冷战时期的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追求阶级上的纯净化,突出无产阶级,消灭资产阶级,清朝末期的闭关锁国政策,认为老子天下第一,天朝上国,不接受西方的东西,西方都开始无产阶级革命,德国三大保险都建立了,我们还四书五经三纲五常女子裹小脚呢,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大家可以自己思考。
在历史上,凡是追求“纯”的国家和民族,都不会有好结果,而恰恰是在一个追求民族,种族之间的融合,在一个多元化,开放的国家里,人民才会更理性,社会才会更完善。这是我为什么反感右翼保守派的一个原因。这也是我一直不反对德国接收难民的原因之一。
今天先写到这,太晚了,洗洗睡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4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