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盖昭华的博客

懂点历史,懂点文化,懂点摄影

 
 
 

日志

 
 
关于我

盖昭华,女,山东人。山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学士。法兰克福大学考古专业硕士。本博客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盖昭华所有,保留全部权利。谢绝任何形式的未授权转载,摘编,以及图片引用。多谢各媒体支持,欢迎认真合作。 约稿联系信箱: liupeng_0_0_0@sina.com。 另本博客不做免费广告,未经允许的广告留言一旦发现马上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孚日山脉中的两栋神秘房屋  

2017-10-13 01:2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国,孚日山脉南段,我们走走停停,每每看到美丽的景色,就停下车子出去拍照。直到汽车开始爬坡,弯道越来越多,我们就开始专心一致的开车了。孚日山脉中的两栋神秘房屋 - 盖昭华 - 盖昭华的博客
这是一条寂静的山中公路,两旁是大片的森林,那天山上有雾,我小心翼翼的开着车,不知不觉路过两栋房屋,因为开的慢就有时间留意了一下,我感到有点奇怪,这房屋四周明显有被打理过的痕迹,围着的冬青树已经长得很高,但修建的很整齐,奇怪的是房屋却破旧,墙面上模糊印有什么字,屋顶上的烟囱已经锈的不成样子,我这个人一向对人去楼空的房屋感兴趣,这有点类似猎奇的心理,当年我去东欧转,有时能看到整村整村的空置房屋,房屋里的门框上,还留有父亲为孩子量身高时画的杠杠,那里在几十年前也曾欢闹过。孚日山脉中的两栋神秘房屋 - 盖昭华 - 盖昭华的博客
我开出去没多远,好奇心就上来了,心想这荒凉的山里两栋房屋是干啥用的,过去看看,于是调转车头停到路边。下车先奔那漂亮的房屋。孚日山脉中的两栋神秘房屋 - 盖昭华 - 盖昭华的博客
大门口隐约能看到“restaurant”,“bar” 的痕迹,这个特别明显曾经是一个餐馆。我从窗户往里看,里面都是木头的精装修,可惜是空空如也,灰尘厚厚的盖在上面,房后有些墙体出现裂缝,很明显这个餐馆已经空置好多年了。可能这时候会有人要问,为何在如此荒凉的地带会建个餐馆呢?答案在另一栋房屋里就会揭晓。孚日山脉中的两栋神秘房屋 - 盖昭华 - 盖昭华的博客
另一栋房屋在马路斜对面,略显简陋,房屋门口法语写着chambre a gaz吓了我一跳,这是毒气室的意思。右边则分别用法,德,英三种文字写着开放,我索性推门进去,又吓了一跳,正对大门竟坐着一老人在写什么东西,房屋内虽干净却什么也没有还很破旧。老人见有人来,冲我点头微笑,我一下恍然大悟,此为一纳粹时期,德国人修建的毒气室,老人则是看门的。孚日山脉中的两栋神秘房屋 - 盖昭华 - 盖昭华的博客孚日山脉中的两栋神秘房屋 - 盖昭华 - 盖昭华的博客
老人的旁边,就是纳粹时期的毒气室,他这工作可真不咋地。孚日山脉中的两栋神秘房屋 - 盖昭华 - 盖昭华的博客
此地名为natzwiller,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时,是德国一挺出名的滑雪胜地,我下篇文章就会谈到,在那个很棒的滑雪场地上,后来纳粹建了个集中营。当时很多人跑来滑雪。1906年的时候,有人看准商机,在滑雪必经之路上修建了这两栋房屋,一栋做餐馆和旅店用,另一栋简易点的,则做仓库,有时也作舞厅使用。
下图即为19世纪末拍摄的,此地滑雪老百姓的照片。孚日山脉中的两栋神秘房屋 - 盖昭华 - 盖昭华的博客
1941年,距离此两栋房屋两公里远的更高的山上,纳粹修建集中营,而这两栋房屋亦被征用,那个餐馆被作为军人的宿舍,而另一栋则变为纳粹医生的实验室,在实验室里修建了小型的毒气室。
这个毒气室很明显与达濠,奥斯维辛里的不同。纳粹大规模的屠杀往往是用毒气室,而毒气室旁边则会建焚烧炉,这样效率才高,达濠,奥斯维辛都是如此。但这个却只有毒气室没有焚烧炉,啥原因?
因为纳粹最开始修这个毒气室时,确实就是用来做实验的,比如光气实验,做实验的是来自斯特拉斯堡帝国大学里的Bickenbach医生,用的人则是附近集中营里的同性恋者,工伤人士或者吉普赛人。这种实验极其残酷,因为他要实验解毒剂到底用多少才能解毒,用多用少都会致人死亡。但总体来说这时死的人不多。
1943年另一纳粹医生Hirt送来15个妇女,全部被毒气杀死,Hirt把他们全部用福尔马林溶液浸泡后拿去大学做标本了。大家知道纳粹用毒气杀人时,是要求被杀者脱光衣服的,关门放毒气之后,这些妇女死掉,身上则全是粪便,另一个房间里的几个大池子,则用来冲洗尸体,然后运往斯特拉斯堡大学做实验用。上面的这段话是joseph kramer,在战后法国军事法庭上说的,当时他是这个集中营的党卫军司令。
下图是洗尸体用的大池子。孚日山脉中的两栋神秘房屋 - 盖昭华 - 盖昭华的博客
1943年6月,Hirt医生又准备做实验,可惜的是此集中营犹太人不足,他要求奥斯维辛运106个犹太人来,可到达这个毒气室时,还活着86个,有20个路上就死了。这个86个来了之后没两个月亦被毒气杀死,随即尸体被运往斯特拉斯堡共Hirt做实验用。盟军1944年底解放了斯特拉斯堡,在大学里发现了这些尸体,可惜仅有17个是完整的尸体,其余则是一块一块的了。
这些瘆人的事,都是在这个房屋里发生的。
该房间里的几幅图。孚日山脉中的两栋神秘房屋 - 盖昭华 - 盖昭华的博客孚日山脉中的两栋神秘房屋 - 盖昭华 - 盖昭华的博客
Joseph kramer这个人,后来调任卑尔根集中营党卫军司令(这个卑尔根集中营有超过10万人死掉,其中包括安妮日记中那个主人公),在那里他被英军抓住,后来处以绞刑。
医生Bickenbach被判终身监禁,又改判20年,后于1955年被释放,战后他一直在德国做医生,直到1971年去世。
医生Hirt下场则很惨,1944年秋在斯特拉斯堡盟军大轰炸中,他的妻子儿子均被炸死,他后来逃回德国本土,但发现不可能逃脱罪责,就自杀了。孚日山脉中的两栋神秘房屋 - 盖昭华 - 盖昭华的博客
上图为natzwiller集中营内的绞刑架,本公众号近期会谈谈19世纪末期欧洲兴起的种族主义言论,当然,关于此集中营的图片也会在近期发出。

卖点德国的东西 我在淘宝开的小店

本人官方微信公众号建立,名称是游遍德国,您可搜索公众号"游遍德国"加入,或者直接用手机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加入,今后博客内容您可以通过手机阅读啦。

孚日山脉中的两栋神秘房屋 - 盖昭华 - 盖昭华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